电子教科书—OLDaily[中文版]-2007年2月15日

2021-02-19 15:44:18

Upcoming

Bee刚刚在TALO清单上推荐了这个站点。Upcoming是一个注册成员参与的社会性事件日程表。更象一个日程表的社会性网络。登录后,它直接将我送到了加拿大多伦多页面(应该是网站根据我的邮件后缀.ca作出的判断),列举出了从mesh、barCamp、PodCamp和Idea City(2003年我去过一次Idea City,那是一个相当不错的会议,我很想再去,只是费用过于昂贵)。

Web 2.0能对世界贫困产生帮助

Web 2.0应用一般都免费,考虑到作者们几乎都在网上活动,这意味着他们可以使用这些应用无需再作出大的投资,尤其是当网络接入在网吧、政府设施、各种功能亭和计算机俱乐部获得了广泛进展后”。我倾向于同意,也会继续保持观察,web 2.0的应用特别适用于移动互联计算之中

新教伦理的回归:开源软件开发者与资本主义伦理

似乎在开源软件最初的目标上出现了一些倒退,至少这是我们根据在线月刊《First Moday》这个月的判断得到的结论。在一篇文章“FOSS公用品的悲剧?”(译注:“公用品悲剧”一词意思是凡属于最多数人的公共事物常常是最少受人照顾的事物,人们关怀着自己的所有,而忽视公共的事物;FOSS:Free/Libre and Open Source Software的缩写)中,悲剧是一个非产品或者是维持性的问题,“制度设计--标准、正式规则和管理结构--经常帮助克服公用品悲剧”。Scott Leslie称这篇文章是一颗“明珠”,但我没这样乐观。另外,文章作者判断,“过去我们所熟悉的组织模式(基于付费劳动),正在迅速成为开源软件开发社区的一个部分”。两篇文章都指出了,公司企业在开源软件发展中所扮演的角色。对我而言,这似乎在暗示公司企业似乎在利用开发者们,因而,改变了FLOSS的自由开放文化。但我很困惑,是否反过来也不正确呢--开发者们正在利用公司和企业。

什么是eLearning 2.0?

这是一篇很好的非技术性的e-learning2.0概述,帮助读者一步步了解到重要概念,在知识性示例中很快到达概念的核心。如:“我使用Lectora,一不小心体验到了互动。这有何区别?基本上没什么区别。但使用插件代替创作工具,使我们能去选择最好的方法”。这一点千真万确。 

未获答案的问题

在上周的连接主义会议后,Andy Roberts问了这个问题:“我最大的未得到答案的问题是关于连接主义的政治意味的……如果我们拥抱这个理论,在我们的实践中采用它,那么我们就开始帮助传播一种观点、一种看法,它是有含义的,是会产生后果的”。我想,很清楚,在这些文字中,理解人们如何了解和学习的确伴随着政治意味,因为它在改进学习和更加可信赖的知识基础上谈论了一系列的原理--比如多元,或去中心化。通过假设一个知识的分布式理论,它很清楚地为每一个个体指出了其内在的价值。在我看来,这当然产生了一个很多人会称为“激进”的政治理论。还要说,没有必要去“传播”这个理论。它会自己传播出去。理论的核心就是个体为自己的价值和原理而活,对自己真诚,勇于面对真理。 

演讲的辩解

OLDaily的读者们了解,我很投入与学习者的对话。这个blog就是对话的一部分,与学习者们在他们自己的blog上写下的想法或者他们的评论对话。对话有时以演讲的形式出现。有人会问,为什么我不进一步,让人们对他们自己的学习负起更大的责任呢?这是因为,第一,学习者们需要对自己的学习负责,我不会告诉任何人他们必须做什么;第二,我的理论也不会让教育者成为局外人。教师们应该去模仿和验证,这就包括要在他们自己的专业上热情洋溢地演说。现在推荐这篇文章在为演讲辩解,就恰到好处地捕捉到了这一点:“学生们从目睹一个杰出学习者正在传授她自身已经学习到的东西中获益匪浅……这也正是有见识的成年人为了开启学生的理解力所要遵循的第一原理”。

EduSoho已累计帮助全球120多个国家

超过10万+教育机构快速转型在线教育

实现在线招生、教学和管理,

提升机构竞争力

咨询售前工程师
全功能免费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