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教科书—OLDaily[中文版]-2007年2月9日

2021-02-19 15:44:22

非常商业化的关注--就好像开源(open souce)的世界(也包括教师的世界)都不曾存在过。有点奇怪的是,可以看到“最佳领导力培训者”成为一个评奖类别,而不是象“最佳化学教师培训者”之类。不是说这个网站完全一无是处--只是那里并没有我们所作的e-learning的类型。

数字记事本--普通的纸,手写体识别

很酷。我想要一个。“数字记事本允许你在普通纸上书写,然后会把你的手写自动识别并转化成数字信息。另外,你画的任何图表,会被逼真地转换成电子版本,可作为email发送、或作为附件发送到讨论列表之中。”当人们想到移动运算时,他们通常会想到手机,但想想这个,在我的脑海中,它是更加实际的应用。而且,他们有一个优势是,不用和电话公司发生任何关系。

一封给Google创始人的公开信

Isaac Mao(毛向辉) 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它将被Google的人们读到)提出了一个计划,希望推动结束中国互联网的管制。“你可以想象他们多么热切希望拥有一个完整的而不是缩减的互联网。” 这个计划很对,虽然有些地方我并不赞同。他呼吁,首先,在中国建立一个十亿美金的风险投资基金,其次,发展穿透GFW的服务和工具,第三,提高个人Google Adsense用户的单价。我想在这里加上一个建议:广泛展开的中英文翻译。例如,OLDaily正在被用手工翻译成中文。这将会好很多,将会带来英文世界和中文世界更近的联系,使直接的交流和反馈成为可能

你能抄袭一幅照片吗?

你站在某人过去曾经站过的同一个地方,将你的相机指向同一个方向--通常是某个显眼的方向,象埃菲尔铁塔或悉尼歌剧院等等,你拍下了一张原来站在这里的人拍过的照片。这是剽窃吗?答案并不象你想象的那样简单。当然,原创会获得一些费用。所以,我真的很高兴2004年我从一个不同的角度拍摄了这张悉尼歌剧院的照片,有别于数千张在我之前拍摄的照片。但这也会有很多其他的麻烦,你和成千上万的在你之前恰好选择同一个角度同一个轨迹的人们,不得不争夺一个最抢眼的角度了。

来自Second Life的新闻:Peter Ludlow专访

对Peter Ludlow的系列采访(第一部分,第二部分)很有趣,他同时是“Second Life里的揭丑闻记者(和)一名密歇根大学哲学和语言学教授”。谈话引人入胜,又时而令人不快。当Ludlow说到Avastar(一份Second Life中的PDF报纸)时我不住点头:“他们有机会来到这个奇特而怪异的新地方,在这里所有的规则都可以被重写,但他们想作的唯一的一件事是作出一个尽可能模仿现实世界的产品来。” 但我不喜欢他对那些Second Life的批评好战的回应。“Clay有些地方是对的,但很明显并不那么有趣的是关于‘Second Life居民’数据的观察……对Second Life的兴趣对它所吸引的眼球的数量毫无意义。

EduSoho已累计帮助全球120多个国家

超过10万+教育机构快速转型在线教育

实现在线招生、教学和管理,

提升机构竞争力

咨询售前工程师
全功能免费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