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看疫情之下中国香港的教育生态

2020-12-14 15:08:29

今年学校的旧历年假尚未结束,新冠状肺炎疫情突袭而来,学校迅即停课至今,原定3月复课再延至4月20日,而到时能否成事,抑或只是局部复课仍是未知数。

疫情影响下,首当其冲的是幼儿园,尤其是私立幼园。因为2至3岁的学前预备班(N班)不是正式幼儿教育阶段,不受资助,家长须交付学费,故此在停课日子拖长后,涌现一股退学潮,由一半到八成。缺乏此笔学费收入,但仍要支付租金,老师工资,肯定对营运者造成沉重负担。教育局与社署虽分别对幼儿园及幼儿中心提供6至18万的额外资助,但只能畧有帮助。于是一些幼儿园只好辞退部分教师,或放无薪假期,或削减一半或以上工资等作应对。假如业主不愿大幅减租,学生持续退学,幼儿园难以经营下去。近日已有幼儿园结业消息见报,并有低调卖盘中或结业的。笔者盼望教育局关注这个现象,密切和业界联系,呼吁业主减租,再次提供财政支援,让幼儿园渡过这次严竣难关。

网上学习宜评估成效

至于官津中小学,并没有遇到如幼儿园般困难,因成本开支是政府承担的。然而停课不表示停学,学校不开门上课,老师却不在放假,仍需要预备教材,以在线教育媒介,努力作用网上教学的尝试,让学生在此期间于家中继续学习。最常见的利用传送和分享的平台,放上学习材料及现身讲授。一些外教(NET)又喜欢用Wizer这个流动应用程式,因为可以放上其他形式资讯,以及有关问题,要求学生作答。更进一步的是进行实时教学,在指定时段由老师直接网上施教,主要利用Zoom这个多人视讯会议程式。

然而这是学校一个新尝试,要在一段长时间进行网上教学,学校之间在规划与执行上肯定有不少差异,以至起动时间也不同(由2月至3月起不等)。这既是个考验,也是重要的学习机会。在老师层面,是要求大家尽力掌握最新资讯科技,以最有效的方式组织及呈现教材,吸引学生学习并深入了解所学,也要评核学生的学习进度,进行整体或个别的辅导。对管理层而言,亦需要规划统筹,不宜放任自流,百花齐放。按每级每科需要,编定每天教学进程,要规定适当的网上教学时间和功课量。过长的授课时间(如小学超过三小时),过多功课量,只会让学生吃不消。其实这段时间,班主任定期和学生联络,了解其生活作息、学习进度,适时作出提点、支援,也十分重要。

学校教育可否被取代

虽然学校损失了两个多月的上课日子,教育局仍然决定本学年不会延长,学校自行调节,也可依旧在原定的7月中放暑假。这里有两个假设:1)网上学习有成效,学生学习没什么损失。2)学校会按自身情况,把其他活动包括考试,试后安排等取消或压缩,进行额外补课,追回失去的教学时数。也许这两项假设可以成立,故教育界没有多大反应。至于家长群组则有不同声音,部分认为不延迟放暑假,学生学习进度难追得上。私立学校反而很快作出延长上课日的决定,一至三周不等。事实上,长期网上教学始终是首次进行,成效参差,也未能验证,延长实体上课时间是比较稳妥的做法。教育局不作此决定,也许有其他非专业的考虑因素。

笔者建议教育局和教育学者可进行相关调查,硏究,检视网上教学和学习的规划,实施方式,遇到的困难,以及教育成效等。如能够找到一些比较成功的个案,值得和业界分享交流,互相学习。不要平白错过这个难得的长时期线上教学实践的经验总结机会。

疫情虽有终期,但难保日后不会重临,甚至就在不久的将来。同时,经过今次停课不停学的实践,相信各校老师在在线教育方面提升了认知与技能,复学之后仍可适时运用,以补足实体教学。

眼利的读者看到这里,必定会提出一个疑问,如果教育局的两项假设,尤其是首项,可以成立的话,学校教育是否可以被网上电子学习取代?或者问,有什么功能仍需要在学校上课才能发挥? 即有什么是必须在校内,透过师生之间互动,同侪之间交流,才能掌握及培育而成的? 学校教育可以有多大程度上被网上电子学习所取代?这当中有什么重要的成功因素,又会引致什么重大的后果?又追问下去的是,学校仍有存在价值?要作出什么的改变才可延续?未来学习模式会变成怎样?

篇幅所限,不拟讨论下去了,但这个课题是所有教育工作者难以迥避的。

EduSoho已累计帮助全球120多个国家

超过10万+教育机构快速转型在线教育

实现在线招生、教学和管理,

提升机构竞争力

咨询售前工程师
全功能免费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