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化教学—数字化教学不只是把教科书变成pdf_看看外国的学校是怎么做的

2020-10-19 11:07:33

说起数字化教学,很多人会以为只要搞一个网校,把教科书转换成pdf....这就是数字化教学了。事实真的这么简单嘛?

我们不妨来看一看国外的例子,其实数字化教学也可以视作“apps”来研发

Steve Jobs Schools:全面推行BYOD的学校

Steve Jobs Schools教学模式立足于荷兰-现已开始在其他国家(欧洲、南非、巴西、杜拜等)试行,誓要孩子「低头」种出个未来!

Steve Jobs Schools旗下的学校推行一种名为O4NT的概念-新时代的教育(荷兰文:Onderwijs voor een nieuwe tijd/英文:Education for a New Era的简写)。不同传统「填鸭式教育」,Steve Jobs Schools的孩子要对自己的学习负起责任,每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个人发展计划书」(Individual Development Plan; ILP),亲自计划,用自己的方法和步伐学习。每次的ILP的学习目标也是以六星期为期,而每六个星期后,孩子、他们的父母及老师会召开一次会议,为其学习进度评价及调整学习进度,实现真正的「个人化学习」。

不同年级的学生都会获赠一部iPads作教育用途,45%的教学内容也以它为主;iPad内里安装了所有必要的学习Apps,让孩子发掘自己感兴趣的事物,自己主导自己的学习。在这里,iPad不只是电子教科书,而是一整座图书馆、实验室、电影片场,甚至是一道能通住任何地方的随意门。

其中一所学校的创办人Maurice de Hond:「在这样的情况下,没有小孩会是例外,没有小孩会被忽略,因为每个人都以自己的步伐来学习,无需将自己和别人比较。」

AltSchool: 学校中的硅谷

AltSchool以美国三藩市湾区为基地,由前Google个人化部门的主管Max Ventilla创办,Facebook创办人Mark Zuckerberg注资;是一个由无数「微型学校」(micro-schools,每所学校约有80-150名学生)组成的网络。

每个星期,老师也会就学生的强弱项和兴趣,制作一份「玩乐列表」(Playlist)作他们的研习目标,例如利用3D模型软件重新设计课室、培植自己的室内茶园或研究电路板。老师之间可分享不同的列表,参考对方製作的学习项目,共享彼此的创意。

这个校网所使用的电子教学工具大部分也是由其集合各大科技巨头和新秀如Apple、Uber、Zynga和Google的前员工组成的「复仇者联盟级别」开发团队所发明。工具放在学校的电子平台My.AltSchool和平板电脑上共用,方便老师随时追踪学生的出席率、成绩、个人学习计划、食物敏感等资料。另一方面,老师也会加入产品开发,确保教学工具符合用家的需要;而开发团队亦会不停观察师生的表现,尝试找寻需要改善的地方-就如同研发电子产品一样-他们以科研精神完善教育。

AltSchool以类似新创公司的模式成功融合教育与科技,因而被赋予「学校中的硅谷」的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