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数据告诉你,高校教师对在线直播教学的真正看法是……

2020-04-09 09:54:33

在线直播教学似乎不只是疫情时期的短暂行为,从教育部及高校的政策、措施可见一斑。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在线教学有其“过人之处”?那为何还有部分教师对在线教学“无感”?是担忧教学效果还是学校支持力度不够?本文将通过相关数据的分析为大家答疑解惑。

受疫情影响,教育部为支持高校做好“停课不停教、不停学”的工作,相继出台政策引导高校有序开展在线教学,众多教师投身这场如火如荼的在线教学“运动”的同时,不禁会思考疫情结束后,在线教学还能保留多少。对此,杭州电子科技大学副校长徐江荣表示:“疫情期间开展在线教学犹如一场教改‘遭遇战’,但我们要把此次挑战转化为机遇,大力推进在线教育研究和实践,加强在线教育资源和平台建设,即便是疫情结束返校上课,也不能停止线上线下混合教学探索推进的步伐。”

“在线教学工作不仅是应对疫情的短期行为,更是一场长期的教学革命。高校教学管理部门应当利用这一契机,通过支持性、激励性的措施,引导和鼓励更多教师向‘线上线下’双师角色转型,促进在线教育在更新教育观念、优化教学方式、提高教育质量、推动教育改革等方面发挥更积极的作用。”中国教科院教师研究所博士后研究人员李威也说道。

其实,在线教学不是近期兴起,自2013年中国慕课元年以来,它一直颇受教育部及高校的重视。而且在201910月,教育部发布《关于一流本科课程建设的实施意见》也明确指出,认定万门左右国家级一流本科课程,并从2019年到2021年要完成4000门左右国家级线上一流课程(国家精品在线开放课程)、6000门左右国家级线上线下混合式一流课程等,由此可见我国对在线教学的重视程度。

那么在线教学的价值如何?目前国内对于相关方面的研究尚少,盖洛普(Gallup)于201910月发布的《2019年教师对信息技术的态度调查》(《2019 Survey of Faculty Attitudes on Technology》)及麦可思进行的在线教学与学习适应性分析,或可为我们了解在线教学价值、改进在线教学成效提供一些思路。

 

“粉”是因为值得

超七成教师认为在线教学更有利于工作的开展

盖洛普对美国1967名一线教师及178名监管高校在线教学工作的管理者进行了调查,数据显示,近七年,教师开设在线课程的比例呈现上升趋势,从2013年的30%提升到2019年的46%。其中,有过在线教学经历的教师中,开展在线教学超过10年的教师比例为25%5~10年的教师比例为34%5年以下的教师比例为41%

在线直播教学

数据来源:2019年教师对信息技术的态度调查

在线教学的使用者数量持续上涨,得益于其自身优势突出。有在线教学经历的教师中,有77%的人表示在线教学经验对提高教学技巧、改进教学质量有帮助。

具体来看,教师认为在线教学会促进自身“更加批判性地思考如何吸引学生参与到教学中”(75%),“更好地利用多媒体资源”(65%),“为改善学生的学习体验更愿意作出尝试和改变”(63%),“更加有效地利用学校的学习管理系统”(61%),“能根据教学目标及时调整教学内容和评价方式”(58%)。

对此,俄勒冈州立大学课程研发与创新处的执行主任香农·里格斯也表示:“有过在线课程开发或在线教学培训经历的教师,通常都会在个人的课程设计模式及教学方法等方面作出一定的改进和调整。”

鉴于此,高校可以根据学校的教学安排及教师自身情况等因素,有的放矢地为教师提供在线教学的相关培训和辅导,包括在线教学设计、在线教学方法、教学设备的使用等,为鼓励一线教师创新教学方式提供良好的氛围。

 

在线教学将为学生提供更多的学习机会

在线教学除了对教师个人的教学工作有帮助外,被访教师认为对学生也有较大益处。数据显示,64%的教师认为在线教学“可以为那些因工作或家庭而无法参加面对面课程的学生提供学习机会”,57%的教师表示“让学生使用有效的在线学习工具时,他们会学得更好”。

不过,一些问题依然存在,比如一些学生因为硬件设备缺乏没有办法接受在线教学。麦可思有关“在线教学与学习适应性分析”的数据显示,被访学生中表示“不具备线上学习情况”的比例为10%,原因是“没有电脑等播放工具”“网络条件无法支持线上教学”等。

面对上述情况,学校可以依据学生实际需求做好“一生一策”工作。如上海海洋大学,为确保线上教学“一个不能少”,实时摸排学生最新动态,积极宣传相关资助政策,帮助学生解除经济上的后顾之忧;针对网络条件较差的学生,学校安排任课教师调整学习预案,并通过微信将电子书、课程PPT等相关资料及时发送给学生,同时通过微信在线布置作业、进行答疑辅导等,最终帮学生形成详细的个性化学习方案,确保学生正常学习。

 

在线教学也并非“人见人爱”

部分教师认为在线教学无法达到理想效果

在线教学并非完美到“人见人爱”,也有部分教师依然反对使用在线教学。究其主要原因是“教师认为不采用在线教学,可以更好地达到理想的教学效果”(65%),还有的教师认为“采用在线教学会让自己失去课堂上的主导性”(35%)。

另外,“学校对教师开展在线教学的支持力度不够”,也是部分教师反对使用在线教学的原因之一。这一问题具体体现在教师认为学校在“对教师在线教学工作量的计算”(25%),“对在线教学有突出贡献的教师进行适当奖励”(22%),“在晋升中,把在线教学纳入考核范围”(22%)等方面还有改进的空间。

教师比较关注学校真正看重的以及对其个人职业生涯发展有一定积极影响的因素。因此,不管是疫情当下还是在疫情结束之后,学校要从根本上提高教师对在线教学的积极性,还需针对性地予以支持和帮助。

 

近四成教师认为在线教学无法与线下教学实质等效

同时值得注意的是,虽然采用在线教学的教师比例逐年上升,但被问及“是否认为在线教学与线下教学实质等效”时,仍有部分教师存疑。受访者中持否定态度的教师比例为36%,略高于持肯定意见的教师(32%)。

在线直播教学

数据来源:2019年教师对信息技术的态度调查

不过把调查群体限定在有过在线教学经历的教师群体时,他们认为“线上教学与线下教学实质等效”的比例超过四成(44%),远远高出持否定态度的比例(26%)。在线教学经验丰富的教师认为“在我的教学中,线上教学与线下教学效果相当”的比例达61%,对此持否定态度的比例仅占20%;从未开展过在线教学的教师认为线上线下教学实质等效的比例仅为14%

在线直播教学

数据来源:2019年教师对信息技术的态度调查

六成教师认为在线学习中学生更容易“作弊”

鉴于在线教学的远程性、跨时空性等特征,教师认为学生在线学习中更易出现挂机、找人刷课、考试作弊等行为。数据显示,认为“在线教学比线下教学更容易出现学术作弊”的教师比例为60%,比例较高;认为“在线教学和线下教学作弊几率差不多”的教师比例则是39%

在具体的识别和监测上,受访教师中表示“使用用户名和密码登录”是学校最常用的方式,也是个人最可能用的方式,比例为88%;其后较常使用的方法有“实时监控”(22%)、“通过摄像头远程网络监控”(18%)和“照片识别”(15%)。

在线直播教学

数据来源:2019年教师对信息技术的态度调查

 

整合资源 保证效果

超五成教师认为教学实践中同事的建议或指导最有效 

教学效果的保障离不开教师精心的教学设计、合理的教学组织,在线课程也不例外。

数据显示,受访者谈到个人所负责的在线课程时,有一半教师表示“均是自己设计并建立的”,还有的表示“部分是完全自己设计并建立的”(19%),“是在教学设计师的帮助下建立了所有或大部分的课程”(17%),“是从其他教师处接手的”(14% 

尽管过半在线教学教师课程设计和讲授靠“自力更生”,但教师在在线课程的设计和讲授中,还是会借助一些外在的资源和帮助。数据显示,有过在线教学经历的教师认为“本校同事的建议和指导”对自己的课程设计和教学都是最有帮助的。而在线教学中,学生的作用也十分重要。

在线直播教学

数据来源:2019年教师对信息技术的态度调查

事实上,麦可思开展的某校教师对同事支持各方面的评价数据也显示,在“同事会就教学/研究的想法和问题向自己征求意见”(97%)、“同事会教给自己一些知识和技能”(95%)等方面教师的评价均较高。所以,从学校层面看,可适当为教师创造相互交流学习的机会,正如南京邮电大学组织教师开展“在线教学经验分享周”活动,邀请在线教学经验丰富的教师结合课程性质和学情调查情况,围绕在线教学平台选择、教学素材准备、线上教学活动开展、线上师生互动、作业布置等环节进行分享和交流,实实在在地形成了“人人参与、人人学习、人人提高”的在线学习氛围。

本文来源:   麦可斯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