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资讯

其他 — 走我们自己的路

2021-02-19 15:41:05

我跳了一大步,我决定在家教育。斯哥特一直被安排在教室后面暖气附近,一个箱子后面,那儿还有一个很嘈杂的风扇, 这样他才不会“受到干扰”。他被贴上了“坏孩子”的标签,因此他觉得上学简直就是受罪。我感觉好象我要把他从监狱里放出来似的。他的自尊心一落千丈。我那 个快乐、聪明、外向的学前班孩子变得闷闷不乐。我发现出大问题了。

有种很想在家复制一个学校的想法。有些人甚至把家里的一间房子变为迷你教室,带个黑板。我倒没有到那个地步,但我确实做了电子表格:左列是时间和科目,顶行是日期,每天每个时段学什么都清清楚楚。我认为我必须这么做:只要能让我们的儿子摆脱郁闷的任何事情我都想做。有人告诉我,规律对于注意力紊乱的儿童最为合适。

斯哥特读4年级时,学习不好,我也不知道该找谁帮忙,我就给当地学区打 电话,这是第一个错误。负责该学区家庭教育项目的女士热情接待了我。该学区不仅为我提供了免费书本,还有铅笔、本子、艺术和科学用具。多好啊!而我只需要 向他们提交下个月的教学计划,以及报告我们真正所做的事情,还有斯哥特真正完成的任何作业,这在当时看来真是个简单的交易。

他们需要“ADA”(Average Daily Attendance)或者叫做“平均每日出勤”费。如果一个当地孩子退出了该体系,学区就少了这个钱。如果孩子呆在那,即使进行的是某种独立的学习计划,学区每年还是可以从这个州获得3000美圆。

所以我带着满满两箱子书本和用品回家了。

现在,斯哥特在学校里情况很糟糕。当我的团队搬迁到缅因州时,我被公司裁员了。于是我开始在家创业,制作市场营销材料,正如我之前所做的。我先生签了一个 非常好的软件合同,不过在内华达州的塔霍--那是个很不错的地方,开车去那里渡长假很好玩。在家教育正合适我们那么做。好象什么都凑到一起了。

斯哥特同意我工作的时候他自己学习。他几天之内就把全年要读的书读完了。因为以他的速度,他没有停下来作每章末尾的练习,也没有完成每堂课配套的“语言艺术”教材。我回到该校区,要五年级的阅读材料。不行,他们不给我们高级教材。那明年他怎么办?另外,该校区只分配了那么多书。不过,斯哥特已经开始阅读我们称为“真正的书”的东西了,不是一般阅读材料里的名著缩写版,我们可以从图书馆借书或者在书店买到。

现在,斯哥特热爱数学,简直是迫不及待,而学区却无法为我提供练习册。(我一直在琢磨斯哥特那份ADA钱到底去哪了?)我复制了所有数学卷子,根据课程表,斯哥特每天做一两份。好啦,我们一个月可以完成15课,并且我们还发现了这么多好玩的地方可去!

加利福尼亚的历史环绕在我们周围,尤其是当我们往返于塔霍,途经萨克拉曼多和淘金热区之时。在Sutter的印第安人小市场、铁路博物馆停留,或者去Placerville的老Hangtown和Gold Bug金 矿都很方便。南塔霍湖博物馆有一个印第安手钻。斯哥特画了草图,我们按照该图回家自己做了一个(印第安手钻)。还真能用!作为工序的一部分,这个手钻首先 需要钻孔。“那他们到底是怎么钻第一个孔的呢,妈妈?”我们参观Ohlone贝壳丘、西班牙要塞区,还有牧场时代的散落的土砖时,历史这部书已经布满尘埃。

我们的印第安手钻底部有许多钉子,不过这可以让你对其制作过程有个大概了解。

在得知即使学校也不用科学课本,而是尽量地教给孩子们“实际的”科学之 后,我们也把过时的课本扔在了一边。不过我们确实看了看书里边的概念,这样才知道应该涉及哪些内容,然后着手“实验”。很快我们就发现,虽然没有什么压制 孩子对实验的热情,但是任何时候都只学习科学的一个分支,实在太荒谬了。如果天空中有颗彗星时,我们如何不丢下生物学?科学课的唯一问题就是好的设备太昂 贵,我们设法自己做了一些,然后再买一些。许多概念都可以用日常家具材料来讲解,甚至是玩具!

体育是州政府要求必须记录的两门课程之一。斯哥特参加了当地的游泳队,因为他就是喜欢游泳。那是种练习,他还没习惯,不过当他发现他比我游得好时,他的自尊心大增。他看上去又结实又健康。

当然也有时候,我们两个都准备认输,通常这都是我尝试硬给他灌输知识的时候。我发现这一般都是我们该向上交那些要命的报告之际--而我们却没有照章学习。

正是那个时候我开始学习教育基本原理。我让“正常”的家务琐事听上去像一门重要的课程学习。很有意思,比如,斯哥特帮助我们测量池子里的水:他学习了“积水的化学平衡,或者添加碱或酸来中和。”他也会花一整天时间玩模拟城市:他在学习“城市规划”。

这种体系我们忍受了两年,然后我在网上遇到了一名加州妇女。她提到因为她有加州的教师资格证,她不用填写那些烦人的报告。并且根本就没有书面作业,也不受 任何人监管。嘿!等一下!我有一张旧的加州终身教师资格证,在我文件柜里闲置着呢。我已经多年没有教书,但是这个证书终身有效,而我还活着不是。他们是不 是真能让我这么做呢?

我和家庭教育的监管者核实了一下。没错,因为我是认证教师,我可以按“辅导”类别进行家庭教育,我就是家庭教师。我说了些类似“很高兴认识你”的话,随后,我们就各走各的路了。

广告位
即刻开始,免费体验 EduSoho 强大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