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资讯

k12转型职业教育 — K12机构将何去何从?成人教育市场潜力巨大

2022-02-07 14:32:25

以K12教育为主营业务的教培机构正经历一场生死劫。近日新东方公布了2021财年业绩: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全年营收1.17亿美元,同比锐减70.6%,净利润2.3亿美元,同比减少35.2%。

在导致这样一份数据的原因中,K12教育的溃败可能是重要因素,可以佐证这一点的是新东方CEO俞敏洪在9月17日举行的高管会议上宣布,在秋季课程结束之后就停止中小学学科业务的线下招生,而各个城市也将逐步关闭教学点。关于下一步新东方似乎也打算好了,那就是转向成人教育,包括升级四六级、考研、教资、财会等项目,并且还打算拓展计算机等级考试、司法考试等教育培训项目。

当然新东方就是靠做大学生出国培训项目起家的,此次也可算作是“回归”,或许还能有几分得心应手。对于其他K12教育机构来说,情况更加糟糕,网易有道、高途教育和好未来这几家K12的代表性企业跌幅均超过40%,一时间K12教育机构裁员倒闭成了常态。

曾经火热的K12行业落到如今的地步,固然受到了“双减”政策的影响,但K12行业本身也并非铁板一块。如今没倒闭的机构很多都琢磨着转型成人教育,然而成人教育市场虽潜力巨大,却并非K12机构的“避风港”。而如此多的K12机构涌入成人教育行业会产生怎样的后果,现在也还不好说。

  一、裁员、倒闭、谋求转型,K12机构抗风险能力何以孱弱至此?

最近许多网友发帖,讲述自己从K12行业被裁之后的迷茫,还有人说好不容易得到面试机会,结果在等候面试时聊天,发现前后左右全是同行。看上去像段子一样的事情却是K12行业真实出现的问题,不管线上线下,不论是企业还是从业者,可以说是哀鸿遍野,几乎无人生还。

出现这种状况,宏观上来看是国家“双减”政策所致。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其中明确规定全面规范校外培训行为,现有学科类培训机构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线上学科类机构改为审批制。

这对于教培机构而言无疑是一次“大地震”。往年暑假都是各大线上线下的K12机构各显神通的时段,今年则格外安静。但从大环境来看,这项政策十分必要:教育已成为继住房、医疗之后压在现代人身上的“第三座大山”,而K12赛道近年来火爆异常,资本疯狂涌入,一些机构一边赚钱,一边利用饥饿营销等手段制造焦虑,使得家长和学生的负担越来越重。

“双减”措施的出台能够有效减缓这种负担,既可以让学生更加合理地学习,也可以减少家庭不必要的教育支出。尽管K12行业对教育有帮助作用,但多数都是专注几个主要学科的应试教育,而且鱼龙混杂,让学生难以全面发展,因此需要加以规范。

然而一个健康且成熟的行业,应该对风险做足够的预警机制,不管是什么原因,危机到来之时都不该表现得如此慌乱,甚至几乎是“全军覆没”。其实更准确地讲,“双减”政策只是K12行业“从天堂到地狱”的导火索,而并非全部原因,背后暴露出的是K12行业抗风险能力的孱弱,没有提前做好全面布局,注重眼前的利益而忽视了长远发展,因此雪崩到来之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按照正常逻辑来讲,身处K12行业中的机构应该可以意识到这些风险,毕竟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资本过热、行业发展过快、机构质量良莠不齐等现象也早有端倪。只是K12市场太过诱人,教育需求非常集中,前人积累的经验也足够多,只要把这些研究明白,那么躺赚也并非只是梦想。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机构与资本争相涌入,热衷赚眼前的钱而忽视了对其他领域的拓展,没有注重风险对抗能力的建立,导致这方面的能力几乎为零。当危机来临,身处其中的机构们只能认命地“随波逐流”黯然退场,或者急于找一处“避风港”栖身以求得暂时的安全。

在K12教育机构看来,成人教育市场似乎是个好去处,而且一些敏锐的机构早就有所动作。

今年年初,作业帮推出成人教育品牌“不凡课堂”。网易有道在3月成立了“成人教育事业部”。字节跳动推出了主打教师培训的“不倦课堂”。高途课堂则在4月下旬推出成人在线教育平台。时间来到今年7月,腾讯入股了在线职场教育科技公司“秒可科技”。好未来也推出了专注成年人一站式提升的“轻舟品牌”。

可以看到,几乎所有的有能力存活的K12教育品牌都在往成人教育的方向努力。那么它们为何把成人教育行业当作避风港?事实的走向又果真能如它们所想吗?

  二、成人教育市场潜力巨大,但绝非K12机构的“避风港”

从相关数据来看,成人教育市场拥有相当巨大的潜力。

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20年中国终身教育行业研究报告》来看,中国的成人教育供给缺口很大。2019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占整体教育市场的营收规模比例还不到11%,不过其中的成人教育市场的在线营收占比整体超过20%,高于K12教育市场。

而到2023年,中国成人教育行业的规模有望达到1489亿元,潜在用户能达到6.8亿人,K12教育的适龄人口则只有约2亿人。可以说,成人教育赛道的想象空间比K12更大,利益也更为可观。

从市场形势来看,成人教育会受到国家的大力支持,政策上也很可能给予更多的倾斜。从教育自身的发展规律来看,成人教育是中国近年来出现的新的教育形态,通过这种方式能够有效提升国民的整体素质。

成人教育的对象宽泛,提升劳动者整体素质之后,可直接作用于生产力水平和经济效益。即使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群体,也会在日新月异的现代社会中面临知识过时的困境,因此“终身学习”必然成为越来越多的国人秉持的理念,并且付诸行动。这有利于我们了解新知识、掌握新技术,通过接受成人教育弥补知识结构的欠缺,主动适应社会发展。

从社会环境来看,成人对知识的需求不比需要参加考试的学生弱。2021届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总规模909万人,同比增加35万人,就业压力巨大。而广大的“社会人”也需要不断充电保住饭碗和充实自身,确保不会被年轻的“小鲜肉”淘汰。

不论从哪个层面来看,成人教育市场似乎都是一片蓝海,也难怪K12机构挫败之后纷纷涌入。

然而这可能只是表象,实际上这里面的钱并不像预想中的那么好赚。

要知道,成人教育虽是蓝海,但市场却并非空白,尚德教育、达内教育、中公教育、华图教育等头部机构已在市场上有了一定的地位,而且各有侧重:尚德主攻学历提升,达内主营互联网IT技术培训,华图、中公则专注于各大公考、事业单位与资格考试等。

然而这些头部机构的处境并不顺畅:去年年底,尚德教育第四季度净亏损达7350万元,去年全年净亏损4.31亿元,同比增长9.1%。而早在2014年就在纳斯达克上市的达内教育,今年第一季度净亏损也达到1.219亿元。

老牌成人教育头部机构尚且如此,更何况是半路转型的K12教育机构们呢?

而从成人教育市场的特性来看,K12机构恐怕也很难hold住。很多成年人虽然自我提升的意愿非常强烈,但毕竟不是参加升学考试,也很少有焦虑的家长督促,学习知识并非刚需,加之成人教育以线上为主,自制力极其重要。所以很多人半途而废,复购率低,缺乏用户粘性。

而且成人教育行业也不是没有问题,例如课程水平良莠不齐,成年人时间精力有限等。更重要的是,成人教育细分市场很多,不好整合,业务也比K12教育更难拓展,不论是老牌的成人教育机构,还是转型的K12教育机构都难以完全驾驭。到目前为止,成人教育市场还未出现领军品牌,可能就是较为有力的证明。

从国家对K12行业的态度来看,双减是中长期的政策,所以想暂避风头再杀回去似乎不太现实,而成人教育市场的钱也不好赚,因此成人教育行业或许真的不适合作为K12机构的避风港。

广告位
即刻开始,免费体验 EduSoho 强大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