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C从形式到实质推动机会平等

2015-04-28 09:45:57

2012年5月,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和哈佛大学宣布整合两校师资,联手实施edX网络在线教学计划。消息一经宣布,第一门课“电子和电路”即有12万名学生注册,2012年秋,第一批课程的学生人数已突破37万。由此,2012年被《纽约时报》命名为“MOOCs元年”。MOOCs是“大规模在线开放课程”的英文简称,(中文音译为“MOOC”)其中,“M”代表Massive(大规模),指的是课程注册人数多;第二个字母“O”代表Open(开放),凡是想学习的,都可以进来学;第三个字母“O”代表Online(在线),指的是时间空间灵活,全天开放,使用自动化的线上学习评价系统,而且还能利用开放网络互动;“C”则代表Course(课程)。

世界各高校纷纷加盟(包括中国的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等),以网络为平台推出免费精品课程;芸芸好学者蜂拥而至、争先注册;各大网络运营商鼎力支持……这似乎预示着教育界的一场革命性运动,而推动MOOCs的理念正是“平等”。“只要你想学习,不论你是贫困还是富有,是聪慧还是愚钝,是有闲还是忙碌,不论你是谁,不论你身处何处,你都能免费获得世界上最好的教育”。


形式上的机会平等与不平等的代际传递

在考察MOOCs对于消除人与人之间不平等状况的影响之前,让我们先来看看一个社会的公正(justice)与不平等状况。罗尔斯《正义论》的出版传递了一种信念,那就是并不是所有的不平等都是不公正的,一定程度的不平等是一个公正的社会所允许的。在保障每个人基本权利的前提下,一定程度的不平等构成了社会的激励机制,能够激发人们的主观能动性和创造力,最终使得社会中所有人都从中获益。

问题是,什么样的不平等是一个公正社会所允许的?如果我们同意一个社会中可以有或高或低的职位,可以有收入不同的职业,可以有或尊贵或低微的社会地位,那么公正所要求的就是,每个人都有同等的机会达到社会中较优越的位置。也就是说,在一个公正的社会中,社会制度的建构不能保证每个人在社会的竞争和合作中都获得同样的结果,但可以保证每个人都有获得最优结果的机会。这就是当代政治哲学中常说的“机会平等”。

“机会平等”看似简单,实则是一个层次复杂的概念。举例来说,政府要任聘一个高层官员,正确的做法是不考虑申请者的出身、性别、民族及其与主考官的“关系”,只根据申请者相关的“能力”和“知识”来确定人选。这是“形式上的机会平等”,只要拥有相关“能力”和“知识”,就与其他申请者有同等的机会获得职位。“形式上的机会平等”屏蔽了人们在性别、民族、人际关系等方面的差异,使得人们可以仅凭自身所拥有的“能力”和“知识”来获取社会资源。

然而,这样的平等是不够的。因为,出生在不同社会地位家庭中的孩子,获得同等“能力”和“知识”的机会是不同的。在中国,城市中出身富裕家庭的孩子,出生就开始上几百元一次的早教课;两三岁就进一月好几千的双语幼儿园;到入学年龄则通过交赞助费、买学区房、打点关系等方式进入重点学校,并通过各种培训班开发琴棋书画等各方面能力;等到高中毕业,或者考中国最好的大学,或者花钱去国外上好大学……在这样的高投入之下,孩子获得了最优质的教育,在职业竞争乃至婚姻市场中都占极大优势。而“门当户对”的婚姻又会将贫困、劳苦、愚昧和富裕、有闲、知识,一代一代地传递下去。如果考虑到城乡差别、地区差别,那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会更加深刻。由此看来,所谓“形式上的机会平等”并没有真正排除家庭背景在社会资源分配中的影响。所谓仅凭个人的“能力”和“知识”来获取职位和社会地位的平等理念,没有考虑到“能力”和“知识”的获取本身可能是不平等的。


教育平等推动实质上的机会平等

要想根除不平等在代际之间的延续,打通社会的上升通道,就必须要求更深层次的平等,使得具有同样资质、抱有同样理想的孩子能够有同等的机会获得社会中较优越的职位和社会地位。这就是机会平等理论中所说的“实质上的机会平等”,即罗尔斯所称的公平机会的平等。按照这一理念,我们必须实现教育领域的平等,使得出生于任何家庭的孩子都有机会获得同等的优质教育。

在传统的教育手段下,这无疑是难以实现的。然而,现代的技术手段,尤其是MOOCs的诞生让我们看到了在教育领域实现大范围的真正平等的曙光。大规模在线开放精品课程为每一个想获得“能力”和“知识”的人提供了支持。当然,目前MOOCs还仅限于大学课程,但它毕竟提供了这样的可能性。也许在不远的将来,我们会开发出适合较低年龄段的开放精品教育,进一步消除教育领域的不平等。

也许有人会问,MOOCs会不会对现有高等教育造成很大冲击呢?当然不会。因为,现在的MOOCs还不够平等,因为还有一个关键的、引起人们之间的不平等因素没有被去除,这就是“文凭”,而“文凭”只有考上了大学、读完了大学才能拿到。换言之,现在的MOOCs设置虽然为每个人提供了平等获得“能力”和“知识”的机会,但却没有为人们提供能证明自己拥有特定“能力”和“知识”的依据,我们还是必须通过传统途径,比如获取某一大学的文凭才能获得证明。由此看来,MOOCs的革命性远远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样大,实现真正的教育平等还有漫长艰难的路要走。


气球鱼学院,网校校长进阶之路。www.qiqiuyu.com

来源: 中国社会科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