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敢打赌,五年内,他会创造出中国VR界的大疆

2016-11-14 11:30:59

电影让人做梦,好的电影让观众不愿醒来。通过影视特效,电影能创造出观众没见过、也没有想过的梦境。当施敏捷将影视特效连同VR一起到来时,电影会是怎么一个样子?

影视特效与VR技术结合

“喜怒不行于色 ”

施敏捷对电影的热爱发自肺腑,在采访的过程中,从电影制作到电影剧情,从电影镜头到电影细节,他侃侃而谈,讲到精彩处,眼睛似乎都开始发光。在他看来国内的商业片太浮躁了,真正的好电影应该是让人能静下心去品,过后回想起来还能咀嚼的电影,同时也不能是单纯的文艺性电影。比如那部他心内无可替代的《教父》。

电影《教父》场景

女人和小孩可以无忧无虑,男人不行

在他看来这是一部“男人的圣经”,他反复咀嚼马龙白兰度表演的每一个画面,“老教父”每时每刻都是自己情绪的主人。施敏捷说他永忘不了那一幕:当“老教父”的大儿子逊尼被杀害时,爱着家人的“老教父”依然保持着清醒的头脑,避免了一场两败俱伤的血战。“中国有句古话叫喜怒不形于色,《教父》这部电影,让我在为人处世这方面有了更深的理解,这就是我所认同的电影”。

电影是施敏捷的一个梦,或许是一出生便被烙上的痕迹,以至于一路走来,他走的每一步都围绕这个梦想。

他是曾经的CG爱好者,2013年联合几个CG大神共同创办了一家专注影视后期领域的魔视教育;他是拥有一个电影梦的电影迷,阅片无数后开始筹备院线影片;他勇闯VR行业,研发3套设备,并拍摄一部VR小品短片;他爱小动物,养了猫,养了鱼,养了蜜袋鼯,还养过小刺猬,所有角色叠加造就了一个越来越精彩的施敏捷。

停不下来要去探索的心

停不下来要去探索的心

认真的人很多,用心的人很少

他自学CG技术,掌握了基本的CG技术后便迫不及待地一头扎进CG行业。多年后与我们一同回忆起当时的经历,感叹也同时感谢自己当年的“英勇”才有了如今的自己。

刚进入CG行业的他只能做一些摆树摆人的小杂工,每天重复着简单而繁琐的事情,越是重复越是烦躁,他也会问自己,选择这条路对吗?能实现电影梦吗?

他说,当时每天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像同一个工作室的渲染师一样能制作完美的画面。有了小目标,工作做起来似乎就不那么煎熬,这也意味着他会竭尽所能将自己的精力投入进去,去学习,去提升。

很快,他成为了一名动画师、渲染师,处理的画面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深入这个行业。在动画行业的技术沉淀,他更明白自己的下一个目标--成为一个能够承担制作整个动画的人。

于是,施敏捷创业开了制作公司,初尝了制作整个动画的滋味。而也正是在这他遇到了自己技术的瓶颈--出来动画的效果永远无法与他脑中的画面重合,他焦虑得晚上睡不着觉,左思右想:“特效技术不行,去趟好莱坞就行了吗?可终究不属于自己的本事!”

他开始意识到国内影视特效技术还差好莱坞好几轮的现实,中国电影若想做出好莱坞效果,照如今的现状得等到猴年马月了,到时候好莱坞又是另外一番景象,似乎中国电影永远会落后于好莱坞电影一般。

“做高端的影视特效培训吧!”他能想到在中国会有更多如他一般的人遇到技术瓶颈而束手无策,他将这个想法告知身边一个潜心研究CG的大神,俩人一拍即合,魔视教育就此诞生,为CG爱好者提供更高端的影视特效培训。

潜心研究CG的大神

教育是要静下心来做的事情

他利用身边的资源,组建了现在的魔视教育团队。成员都是参与过《复仇者联盟》、《魔兽》等多部一线大片的制作,既熟知好莱坞大片制作及生产流程,又有多年线上CG培训经验的牛人。

“认真的课程,教你如何做影视特效;用心的课程,教你如何用影视特效。对于影视特效我们都有着一个共同的理念--做系统化的教学。”所以,在魔视有一套长期班课程培训,分四个阶段让学员从零基础达到可以在好莱坞流水线上生产的水准,最后一个阶段直接带学员做好莱坞级别的镜头,8个案例的实战,做完之后去好莱坞级别的公司工作完全没问题。

除长期班的培训之外,还有每周五定期的直播公开课,持续生产内容;同时进行的还有线下的影视特效交流沙龙,“线上的教学、线下的交流,才能让技术得到更好的提升。”

如果你有梦想,就要去实现它

在线教育这条路,施敏捷一走就是三年。三年来,他从未遗忘他的电影梦。他有了更好的策略,用魔视建立一个属于影视特效爱好者的圈子,吸引更多兴趣相投的人参与制作出更好的作品。

这个圈子就快成熟了吧,下一个目标就该是“触电”了!

VR热潮席卷而来时,施敏捷早已嗅到了VR电影的味道,今年魔视就已出品了一部“体现多维空间感,一环扣一环”的VR小品《盒子里的人》,这是施敏捷的首度“触电”,从剧本到拍摄完全出自魔视之手。

提及VR,施敏捷全身的血液开始沸腾,因着男人对先进技术设备的热忱。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加拿大建立了VR设备研究院,并且自主研发了三套VR拍摄设备--3目、6目、16目相机,其中16目相机已经是全球最高的水平。“VR的将来我们谁都不能给一个准确的回答,但是无论是VR设备技术还是VR的应用类型,我们都会去摸索并尝试”

VR设备研究院

VR的探索从不停止

电影梦终于抵达,带上的还有热衷的VR。“VR+电影”这是施敏捷今年要做的事情,今年他们正在筹拍一部院线电影,对此我们并不惊讶,情理之中也意料之中。对于这部电影我满怀期待,因为我知道一个对电影用心而热血沸腾的人对电影是有洁癖的。

对于影视特效教学的征程也不会停止,施敏捷透露,他们还会举办一个影视特效论坛,计划招收500-600位学生,请10个优秀的国内外明星导师,比如YouTube上知名的AE大神AK来进行3天授课,让学生近距离接触国际级特效大师。对于影视特效爱好者来讲,这也是国内少有的盛事。

访谈结束后,施敏捷领着我们转了一圈他们的公司,从每一台机器的作用到每一个工作室的用处,包括隔壁正在装修、拥有一个大落地窗的沙龙屋,他都认真的讲述着。

无论是谈及他的爱好,CG、小动物、电影,抑或说到影视特效的技术、设备,还是公司的改造,施敏捷都带着他那独有的激情,是对梦想也是对生活。

雷军说过,“我决定要让自己也有能力下雨,最后看到自己的彩虹!”。从VR硬件研发、VR课程网校再到VR电影,施敏捷用自己的能力让我们看到了他的彩虹。

用心的人,才是会生活的那一个

认真的人有很多,但是用心的人却很少,无论是生活还是事业,永远属于用心的那一个。

所以,我敢打赌,五年内,施敏捷会创造出中国VR界的大疆!


本文来源:   老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