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国际教育七大趋势

2015-02-12 09:27:14

对于国际教育行业的很多从业者来说,2015年伊始也是上一年的延续——对于按学期工作的人来说尤其如此。2015年的一些业务与合作在去年已经播下了种子,但是该行业的发展也会被国际市场的不确定性所左右。以下是该行业在新一年里值得关注的七大趋势:

 1. 行业加速整合

2014年频频出现业内收购,但是专家们认为该行业才刚刚开始对私人投资敞开大门。管理咨询公司Parthenon Group的卡伦·克姆卡去年指出:教育是一个很难规模化的行业,不过小型机构仍有很大空间成倍增长。“曾几何时,如果你是一家小小的英语学校或者大学,谁会买你的账?那个年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他说道。几家大型机构预计将在今年进行IPO,而与此同时全球各地对高等教育和技能培训的需求也日益增长。

 2. “公私合作”兴起

在国际教育领域,大多数目的地国家公共经费的减少加上私人投资者数量激增,将会不可避免地导致“公私合作”的增加。缺乏政府支持的新兴市场尤其能够从中受益。“公私合作”的形式包括新建分校区、新推合作项目(相结合或在原地)或是构建市场营销渠道和开设专门的桥梁课程,以助力全球招生。

 3. 桥梁课程走俏

通过桥梁课程或基础课程步入高等教育的人数显著增长,将会推动很多公私合作。美国决定致力于放宽对国际学生的门槛,而总部位于英国的剑桥教育集团、INTO和Study Group以及澳大利亚的Navitas在这一市场已经根基深厚,更多美国本土竞争者的出现也只是时间问题。总部位于波士顿的Shorelight在2014年取得了迅猛发展。接下来,谁会与谁合作呢?

 4. 留住学生比招生更重要

在过去20年里,国际学生招生工作已经变得越来越专业化,这反映出了学生流动性的增大。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预计,国际学生的人数到2020年将达到700万,而未来招生将要求教育工作者更加注重如何留住学生这个问题。

随着越来越多教育工作者在这一领域的策略和分析方法变得专业化,将国际招生与中等和高等教育提供者、国际学生服务以及毕业生就业挂钩,将会造就与众不同的竞争优势。

学业结束之后的工作权益以及更为长期的居留或机会,将继续在学生对目的地国家的抉择中发挥重要作用。

 5. 大选可能预示政策变化

印度、巴西、土耳其和哥伦比亚等国家在去年举行了大选,而大选会对国际教育产生各种各样的影响。在2015年有可能因大选而影响教育政策的国家包括英国(5月)、尼日利亚(2月)、西班牙(12月)、丹麦(9月)。

首先,尼日利亚大选前后的社会动荡可能会影响招生。自2010年以来,尼日利亚总统乔纳森让小学入学人数得到了增加,并且向各级私营教育服务提供商敞开了国门。然而,专家已经提醒教育工作者要注意时局变化。

英国大选的辩论话题之一是移民政策,而如果获胜一方执着于减少移民人数,国际学生可能会继续受此连累。

 6. 移动使命

MOOC或许并未产生像2012年媒体大肆宣传的那种“颠覆性”影响,但是它们提供了大学水平课程的实用指南、拓展了品牌知名度并且体现了在线课堂的整体发展潜力。然而,另一个没有耀眼名头的平台正在切实改变教育的输送方式,而且注定会增长,这个平台就是:移动平台。

全球范围内移动和宽带网络的普及,加上相对廉价的手机和平板电脑,意味着移动教育应用、游戏和服务能源源不断地为开发者带来收入。总部位于美国的市场研究机构Ambient Insight预测,未来五年中数字化英语学习产品全球销售额的复合年增长率将达到11.1%,从13亿美元增至38亿美元,而移动平台将是推动这一增长的重要因素。

 7. 教育工作者对中介严加审核

无国界高等教育观察组织(OBHE)的一份报告显示,中介的使用是“切实存在、不断增长并且合法化的”,然而这一领域还需要更多规章制度来减少不规范做法。在去年,不少中介机构接受了内部审计,以此来验证它们对服务质量的承诺。

现在,随着美国大学招生咨询协会(NACAC)出台中介指导规定,美国教育工作者已经准备根据自己的条件进行中介合作。去年底,澳大利亚、新西兰和英特思国际语言组织(IHWO)都推出了中介合作计划,来认证和推广声誉良好的中介合作伙伴。教育工作者和中介之间的关系将会持续发展变化,但如今的教育工作者眼光也更加敏锐。

本文来源:   多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