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uSoho在线教育

在线教育学习平台排名,EduSoho开源网络课堂是专业安全的网校系统、在线直播系统、在线学习网站,阔知网络科技在线教育机构团队成员10多年开发经验,其教育培训软件和教育培训系统,一站式在线学习辅导解决方案,按需购买,自由扩容。在线教育平台有哪些?在线学习系统、e-learning系统、lms软件、网校开发、网校建设、网校搭建就选EduSoho。杭州阔知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在线教育科技的互联网企业,致力于为企业、个人和教育机构提供包括平台、运营、内容和营销的在线教育整体解决方案。阔知旗下拥有EduSoho网络课堂、EduSoho企培、EduSoho智慧课堂、教育云等产品,截止2017年4月,已服务国内外4万多家企业和教育机构,200多家高等院校,覆盖至美、加、日、英、德、等50多个发达国家。

从0到5000付费会员,只因他们坚持做对的事

2017-01-13 16:09:08

一年前,也即2015年,因为课程合作的事认识了马涛。彼时踏浪100刚建立不久,几个创始人都各自在家里办公,所以我和马涛约在了他家附近的一家咖啡馆。

踏浪100创始人马涛

那是一家装潢充满属于上个世纪的浮华感的商务咖啡馆,整体色调华丽却难掩陈旧,沙发套上还不时能看到几个被烟头烧出的洞。在那里,我们除了谈课程合作的事,也不免聊了聊在线教育行业,和运营这件事。

那年,对于在线教育可以说是热火朝天的一年,时不时能见到XX在线教育产品天使轮融资上千万,XX在线教育产品A轮融资数千万美金这样的消息。教育这个慢产业,碰到了互联网+,似乎就变为一个一夜成功的捷径,撩动不知多少人的心。但在马涛看来,这些事情都与他们无关,作为一个创业公司,一开始最应该想到的是如何把产品做好。

时隔一年后的2016年,我们再次碰面,马涛又一次强调了这个观点。这时踏浪100已经有超过5000名付费会员(当前会员价格为3000元左右),他们在中关村附近租了一个办公场所办公,而我们碰面的地方也选在了中关村创业大街的言几又,一家书店和咖啡馆结合的空间。

“这里比较安静,不像别的咖啡馆那么热闹。”马涛说。而在言几又边上,就是传说中的3W咖啡和车库咖啡,那里每天都有无数的创业激情在燃起和熄灭。

这一趟,我们坐在窗明几净的咖啡馆里,好好地聊了聊他和踏浪100的一些故事。

要了解踏浪100,得从马涛的个人经历说起。因为他和张君作为踏浪100的主要创始人,在刚起步时,所有的课程规划、录制、运营、推广都是由他们两人完成。

踏浪100是一个互联网营销的教育网站,但马涛大学所学的专业不管和互联网、营销还是教育,都八竿子打不着。他大学就读于哈工大,专业是生物技术。

“当时我是被调剂过去的。压根不喜欢这个专业,所以大学什么也没学到。”他说。大学里唯一的收获,是组建了一个摇滚乐队。但神奇的是,作为创建者,他不会唱歌也不会乐器。那他做什么?给乐队拍照!

不务正业的后果就是,毕业了,不知道该干什么。

马涛是北京人,毕业后回到北京,开始给各种各样的公司投简历。但是由于专业的原因,加上有些特立独行的个性,投的简历都杳无音信。晃悠了一阵,因为女朋友在哈尔滨,又跑了回去。正好遇到黑龙江电视台在招记者,就去应聘了。没想这一去,就应聘上了。

电视台的工作经历或许可以解释马涛的讲课风格:条理清晰、简洁明了,从来不会有一句多余的废话。

“我原来不太会说话,但是在电视台有时需要出镜直播,不会说话不行。”他说。

作为记者还经常会接到报料电话,最多的时候,一天能接到100多个。于是如何在海量信息中判断信息的真实性和价值,则成了他收获的第二项技能。


但是干了两年多,马涛待不住了。“每天上班、下班,生活一成不变,你20多岁就可以看到30岁、40岁的生活是什么样。”太单调。更何况他心里还有个跑车梦,做记者如何实现这个梦想?所以,尽管电视台里答应给他加薪升职,他还是义无反顾地辞职了。

裸辞,回北京,在那里寻找更大的舞台。

梦想归梦想,但现实中踏出的每一步都不会尽如人意。

2012年底,裸辞的马涛回到北京,整整四个月的时间,都没有找到一份中意的工作。直到20134月,他看到多贝网在招聘摄影版块编辑。他盘算了一下,是摄影相关,正好符合自己的兴趣爱好,岗位是编辑,与工作经历也相符,而当时多贝网背靠李开复的创新工厂,正名声鹊起,那就去吧。

从传统行业转型到互联网,这一次,对于马涛来说相当于从零开始。

互联网的编辑不同于传统编辑,更多承担着运营的职责。从没有接触过互联网运营怎么办?自学。当时并没有成体系的互联网运营知识,而互联网里的学习资源虽然很多却也很杂。这时之前练成的信息梳理能力就发挥了作用,而更重要的是他有一股乐意埋头钻研的劲。

“比如当时我们要写一个Landing Page(广告着陆页),但是团队里都没人写过,怎么办?”马涛说,“我和同事两人花了一个月时间,把互联网上能找到的Landing Page都下载下来,拆解人家的逻辑和写法,总结成一个PPT,最后花了一天时间写出了自己的着陆页。

页面出去的效果很不错。他不无自豪地告诉我,他做的Landing Page被不少人模仿,甚至到现在还有人照抄他的模式。

就这样,在运营、推广、营销等方面,他渐渐找到自己的路。

多贝编辑的另一项任务是拉讲师入住多贝授课,当时对他们的考核KPI就是课程数,所以很多编辑都在到处拉讲师讲课程。但马涛不,他发现当时互联网课程的付费率并不高,如果卖不动又到处拉人,那不是骗人家吗?所以他宁愿少拉几个摄影师,上少一点课程,而花更多的时间去和讲师一起琢磨怎么样的课程才能被学生接受,才能卖钱。

比如一个摄影师拍黑白拍得很有特点,所以马涛建议他干脆把这个特点发扬光大,只拍黑白,也只教黑白。后来这个摄影师凭借着独特的风格卖出了不少课程,更在圈子内闯出了自己的名气。

对于马涛来说,他觉得最有价值的不是入驻了多少个老师,而是有多少老师真正从中获得了收益。这才是他认为的正确的事,也正是这种摸索为他之后运营踏浪100攒下了宝贵的经验。

到了20151月,踏浪100上线。一开始,马涛只是以兼职的身份帮创始人张君批改文案作业,批了几百份文案作业之后,马涛心里开始痒痒了:“我们当时积累了很多文案的写法,但是张君没时间讲,找别人讲又不放心,那干脆我自己讲好了!”于是,在20154月,马涛正式加入了踏浪100的创业团队。

2015年初,踏浪的课程还只涉及互联网推广、文案、自媒体、数据分析和营销工具等技能性知识,随着用户增多,后来又加上了互联网营销思维和职场规划课程。目前,踏浪100的全套课程共包含584个课时,以及36个实操练习,覆盖了一个互联网营销人从零到进阶所需的基础知识。这些课程的规划和录制都由踏浪的创始员工完成,内容均源自他们自身多年的工作经验总结。

文案本能应用

“我和张君刚入行的时候,都经历过不少困难, 所以我们太知道从零入行的人需要什么内容了。”马涛说。

当然,课程内容并不是一成不变。正如他们课程中所传授的,踏浪100一直非常注重用户反馈。他们通过持续不断的对用户学习行为的观察和调查,来指引课程的迭代升级。

例如踏浪最早的一批课程只传授技能,但是过了一阵后,他们从学员提交的实操练习发现,很多学员虽然学会了单个知识点,却没有办法把所有知识串在一起,应用于实际工作。于是,他们立马增加了一套营销思维课,并且放在了学习计划的首位。

又过了几个月,有一批学员学完课程去找工作,他们通过调查又发现,差不多水平的学员,有的找到了年薪十几到二十几万的工作,而有的学员却只拿到五六万,问题出在哪?原来是职业规划和求职方面的差异。于是职场系列课程出炉,他们从职业规划到求职,再到职场的一些思维和技能,指引学员找到更好的工作。

“我们培养的不是一项技能,而是一个完整的互联网营销人。”马涛说。

也正是因为如此,踏浪100创立伊始,就采用了付费会员的商业模式,让学员一次购买就可以学习全套课程,得到全套教学服务,而不是很多平台所采用的单课程售卖形式。马涛认为,唯有这样,他们才能保证学员能够系统学习。 他认为单课程售卖形式,只适合完成浅度的学习,也只有大平台烧钱才能玩得起。


说到学习效果,今年踏浪也做了一些新尝试。

原来踏浪100更多依赖学员自学。学员自行观看课程,完成课后作业和实操练习,再通过老师的点评来巩固学习效果。这种方式早期并没有什么问题,因为最早的一批学员都是踏浪100的铁粉,拥有强大的学习内驱力。但是随着踏浪100的发展,越来越多不同目的的学员涌入,难免出现一些学员付费后不好好学习的情况。

比如一部分学员抱着急功近利的想法,没有按照踏浪100制定的学习计划学习,而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挑课时学习,也不参与实操练习,结果学完了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效果自然不佳。于是就有一些学员开始在社交媒体上吐槽踏浪100

看到这个情况,踏浪团队开始了反思:“课程都在那,服务都在那,学生为什么不学呢?

但仔细一想,所谓教育,除了教知识,还得担起育人的责任。于是他们去请教线下教育机构的朋友,才发现他们早有了成熟的解决方案——教学质量部,专门负责跟进学员的学习进度,保证学习效果。

于是,今年踏浪100引入了班主任角色,专门服务于学员,为他们制定学习计划,跟进学员学习进度,督促学员学习,以保证学习效果。

马涛感慨地说:“一年前我们认为自己差不多懂互联网教育了,但是现在我们发现自己既不懂互联网,也不懂教育,必须不断学习,迭代产品,也迭代自己的思维。”

这个说法很谦逊。但在线教育作为一个新产业,也只有不断地学习和进步,才能突出重围,赢得发展吧。

一年多的时间,从05000名付费会员,这个成绩相较于动辄有数千万乃至上亿学员的大平台而言,似乎显得很不起眼。但是踏浪团队并不太在意这些数字,就像2015年时不在意那些沸沸扬扬的融资新闻一般。踏踏实实做好课程和服务,这才他们的选择。

“我觉得只要我们坚持做正确的事,有价值的事,回报只是时间的问题。”马涛说。

而时间也给了他们答案。

2016年,随着所谓资本寒冬的到来,越来越多的在线教育企业随着泡沫破灭,而沉下心来做教育的踏浪100,又迈出了稳健的一步。


本文来源:   老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