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线教育市场销售额超过200亿美元,但仅有5%的公司盈利

2016-08-04 09:21:34


毫无疑问的是,去年中国教育科技公司的融资额度创造了新的历史,44家公司共获得了17亿美元的融资,这让世界看到了一个最为活跃的教育市场,这里人们对于高质量的资源有着强烈的需求,激发了一波极具社会影响力的投资浪潮。但是,我们已经能够在其中发现潜在的失败信号。中国教育市场是一个高度竞争的市场,公司必须通过高额的投入和快速增长占领市场份额(这里就不提早期的天使也正在寻求快速地退出)。事实上,中国许多的在线教育公司已经面临着一个严峻的问题 —— 尽管2015年整个中国在线教育市场的销售额超过了200亿美元,但仅有5%的在线教育公司盈利

最近走向公开市场的案例是51Talk,这个在线英语学习平台,他们采用Uber“共享经济”模式,雇用来自菲律宾的外教,为中国学生提供一对一线上英语课程。前不久,这家公司向美国证监会递交了IPO申请书,首次公开发行,预计融资4500万美元(其母公司为中国在线教育集团),但是IPO 尚未完成,就已经有多家媒体就其招股书提出了质疑

首先并没有可信的数据支持“51Talk是中国最大的在线教育机构”,同时”最大”一词难以界定;

其次,使用“毛营收”去表示学生的学费收入,但是并没有包含退费率和续约率。总交易额中并没有涵盖退费率和续约率,正常情况下,这两部分应该在交易额中占有一定的比例;

再次,由于获取用户成本不断地提高,雇佣费用的延期,51talk 一直在亏损(2015年亏损5050万美元,2016年Q1季度亏损1540万美元),经营的可持续性存疑;同时, 51Talk还存在税务缴纳不合规,员工工资拖欠,社保未缴纳等财务问题。

当然,时间会解释所有的疑问。这里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的教育企业有别于其他国家,有其特殊的历史背景。因此,我们会在下面进行讨论。

中国教育市场的先驱者

首先,随着小学入学人数的下降,中国教育市场的人口基数将有别于本世纪初。在 2000 年至 2012年间,入学人数激增:K-12入学人数从2.33亿上升到2.51亿,高等教育入学人数也从 500 万陡然增加到 2400 万。

学生数量的快速增加,创造了消费者对教学辅导,出国留学,高等教育和英语学习等前所未有的需求。大量未被满足的需求,再加上处于高峰的K-12人口,短缺的大学资源,此外大量城市居民对教育游戏、私立学校以及留学项目等相关服务购买和付费能力的提高,都为中国教育创业的先锋军带去了不少盈利的机会。

第二,尽管中国教育市场经历了这样的增长,但消费者规模依然难以量化。中国教育巨头新东方对外宣称他们提供的托福或其他海外考试培训占据了大额的市场份额,课后辅导类仅占市场份额的1-2%。这里我们暂时不讨论课后辅导市场的竞争者,要注意的是,7.5万家机构占据了98%英语培训类市场。

因为市场边界的不明确,这使得投资者难以预测中国教育这个超级巨大的市场。几家在美国上市的中国教育公司,都受到了严重的规模缩减。例如,安博教育就因为财务问题和信任危机,被媒体报道后,股票暴跌至停牌;双威,为高校提供卫星交互式远程教育网络的公司,由于被指控行政腐败而迅速退出公众视野;弘成教育,在线高校教育服务商,由于多年来业务增长缓慢以及固定客户群的限制,只能选择退出美股市场;由印度APTECH公司和北大强强联合创立的北大青鸟集团,曾经是IT培训领域的宠儿,然而经过几年激烈的角逐,北大青鸟也逐渐没落,不在如当年般兴盛。

这样就导致了第三点:当一家公司市场占有量稳定, 财务收入清晰的情况下 ,往往会选择将自己的品牌拓展到其他细分的教育领域,保持它原先在行业里的主导地位。例如,新东方推出了在线学习平台新东方在线,将业务网络扩展到在线辅导领域。好未来发力早期教育科技投资,另外还通过投资美国的Minerva和Knewton两家公司,将触角延伸到了美国高等教育。网龙也通过收购英国老牌在线教育公司Promethean,从网游业进军在线教育。因此,正如图1所展示的,这些公司的早期投资者在IPO之后,收获了丰厚的回报,然而,不得不承认,这样的公司毕竟为数不多。

寻找中国下一只独角兽

第四点,不同于十年前,现在的和新兴的中国独角兽们是由小的创业公司成长起来的,并且他们都拿到了专注于教育领域的风险投资(见图2)。当然,这其中有 一个重要的原因:面向消费者的蓬勃市场变得更加富有,更加移动化,技术驱动,同时也比过去任何时候都要国际化。这在一些新的领域产生了新的机会,例如:英语语言培训、国际学分认证、虚拟现实和基于游戏的学习产品。正如Educelerate上面报道的,如此巨大的前景,吸引了目前中国的互联网巨头们,例如阿里巴巴和腾讯,纷纷对直接面对消费者的教育科技初创公司抛去了橄榄枝,或者是建立自己独立的教育方向子公司

正像我曾经讲过的一样,亚洲正在成为新兴的世界级教育科技“实验室”,而中国正处在这个实验室最为核心的位置。那些能够快速应用合适的技术,传递给中国消费者稳定的服务质量,同时给投资者和学生带来持续正向回报的公司,则会成为未来世界教育市场的领路人。

伴随着这么高的期望到来的是有点寒冷的秋天。到目前为止,只有少部分的教育公司证明了他们能够很好地处理好新投资者和应对美国证券机构的公开审查。但是没有关系,这一轮,我们至少能够以史为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