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家在线教育机构试水直播课程,行业急需找到新的盈利点

2016-07-25 10:37:08

宣布研发VR教学后,完成 B 轮融资的邢帅教育继续开辟“新赛道”。这家由QQ群、YY语音直播 PS 技巧起步的明星机构,再次回归直播领域。

直播多年前就有应用于在线教育的案例,但迎来市场井喷和资本围猎还是近两年来的“网红直播”。在邢帅教育宣告自建直播平台的背后,是在线教育机构掀起的“直播潮”。仅在K12领域,试水直播课程的机构就不在少数:2015年,较早尝试语音直播的沪江网开始发力视频直播;2016年年初,好未来旗下以录播课为主的学而思网校宣布转型“直播+录播+辅导老师”模式;此前疯狂招揽独立教师的“疯狂老师”平台放弃O2O 模式,推出了直播APP“叮当课堂”;而专注某一领域的平台如点师成金和音乐人等平台更是以直播课程作为开端。

从网校1.0版开始,在线教育机构近年来不断试水“生财”的运作模式,包括O2O、题库以及新近的VR+教育。但有统计数据显示,当前在线教育的盈利能力并不乐观,约70%的在线教育处于亏损状态。在线教育对“直播”的热衷,是对秀场直播和游戏直播的戏仿,还是能复制“网红经济”的盈利能力?

资深教育行业人士、私塾家Sharing School创始人胡国志分析,当前多家在线教育机构试水直播课程,是整个行业寻找新盈利业态的表现。直播课程授课场景与传统的录播课程类似,因应用性更强有一定的“替代效应”。但在全社会教育生态和数据共享意识尚未形成的背景下,“教育+直播”模式要真正撬动教育行业,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直播:更重交互体验

直播技术自教育领域发轫,在游戏、秀场等泛娱乐领域走了一遭后,此番“回归”在线教育行业,会带回“网红直播”的生长加速度吗?从当前的数据看,教育直播市场的增长尽管没有泛娱乐领域的疯狂,但其绝对数值已然不小。

一些在线教育平台的数据可以印证。邢帅教育目前有在线学员800万左右,其中直播课程的付费学员为80万。点师成金教育平台自去年11月上线以来,已累计有3万人次的学员,其中有10%是付费的学员。主打直播的音乐人网目前粉丝超过20万,其中付费学员4万。而较高的流量和活跃度,也使得“教育+直播”模式也在吸引投资人的目光。点师成金本月又再获得900万元天使轮融资,加上此前的投资,在上线半年多的时间里,已经获得了1900万的融资。

定价方面,尽管仍存在一些与普通录播课程价格相当甚至免费的直播课程,但有些相对高端的直播课程已有底气“要价”。例如,沪江网校一个在线的英语六级培训班,普通录播六级签约班119个学时收费1138元,而私人定制的直播课程18学时收费为7110元,平均每学时收费395元,两者平均课时费相差44倍。这似乎可以证明“直播”强大的“生金”能力。

在胡国志看来,多家在线教育机构试水直播课程,一大原因便是行业需找新盈利点的趋势驱动所致。

据互联网教育研究院发布的《2015年中国在线教育产业蓝皮书》,受调查的400家在线教育公司中,70.58%的公司处于亏损状态,13.24%的公司处于持平状态,仅有16.18%的公司保持盈利状态。同时该报告也预测,由于新进入的项目非常多,而且已经有一部分项目死亡,整体上盈利的在线教育企业预计不超过5%,而收支平衡的约在10%,死亡率约在15%,亏损率约在70%。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在试水直播课程前,在线教育已经尝试过多种创新业态,比如此前大热的O2O、拍照搜题的题库、塑造个人品牌的独立教师模式,以及邢帅教育近期热衷的 VR 教学。在这些五花八门的“创新概念课程”中,部分模式也被业内警示风险。如此前风行的 O2O 模式,因为卷入争夺流量的“烧钱大战”,部分机构已经宣布退场。这包括准备进军直播课程的“疯狂老师”。

而部分教育行业人士和投资人此番看多的“教育+直播”模式,被认为是填补了以录播为主的在线教育模式的需求空白。

学而思网校市场部负责人王翠虹对记者表示,与一般的录播模式或大班直播模式相比较,直播模式优势很明显。这主要体现在:

其一,小班直播课堂的互动性更强,尤其小班直播,主讲老师负责课堂效果,把知识点讲解清楚,辅导老师负责观察学生的听课情况,录播课时代家长担心的学生注意力不集中、不能和教师沟通的问题都得到了解决。

其二,可以追踪学习效果,记录学习数据。而数据一方面帮助学生进行个性化学习,另一方面又应用于网校的教研及课程设计,更有针对性。

其三,辅导老师的介入,使了解并督促每一个学生的学习情况成为可能。系统中详细记录了学生的学习情况及以往的作业情况,辅导老师根据数据来与学生进行详细沟通。

多年从事线上和线下课程辅导的教师吴文忠表示,无论是线下培训机构还是在线教育的录播课程,都无差别地面向所有学生、学员,而未能考虑具体个体的特性和需求。相对于“粗暴”、不可变的录播课程,直播的方式由于即时可变,有较强的互动性质,给予教师更多灵活调整的空间。

胡国志表示,直播加入了互动实时反馈的环节,更加容易模拟线下上课的场景,因而对录播课程有较强的“替代效应”。不过,线下的培训机构因而采取的是与教学对象更亲近的面授,互动性质更强,因而暂未受到直播课程的强烈冲击。

英语课程辅导教师林作华认为,基于直播的师生互动既打破了线下学习地域性限制,又能发挥线上教育的传播量大的优势。而同一门直播课程可以满足多人的学习需要,又使得学生、学员可以获得价格优势。

记者发现,不少在线教育平台的互动参与率都比较高。例如,学而思网校推出的直播课程中,参与率高达90%,音乐人网参与率也在80%以上。而邢帅教育300门专业课程中,还有些课程甚至是24小时无间断直播,师生之间随时互动。记者浏览直播课程的数据发现,每门课的人数在几百到上千不等。

挑战:对教师要求更高

不过,直播课程要想靠交互体验的优势拿下录播课程打下的江山,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首先需要面对的问题是,更考验应变能力和教学积淀的直播课程,教师“hold得住”吗?可以预见的是,秀场直播靠个颜值就可上位的“网红”养成之路,在教育直播中行不通。

王翠虹就坦陈,录播时的成本主要是授课教师成本,直播模式中,除了主讲教师的成本依然存在外,还增加了辅导老师的人工成本,教学教研的成本,产品快速迭代的研发成本等。尤其学而思网校的小班直播模式,需要配备大量的辅导老师,成本自然会提高。

她还同时提到,直播教学作为课外培训的一种形式,行业壁垒还是很强大的。无论是教学教研,还是技术研发,尤其是底层数据的积累,都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教师、教研和技术都可以成为壁垒。这个行业进入很容易,但是想要做好,并真正解决学生的学习效果问题,就需要在这几方面深耕细作。”她对记者表示。

林作华就对记者表达了自己在直播教学中的困惑。他说,虽然教育直播也像线下的培训一样,教师在授课前会针对普遍学生进行备课,也会针对直播学生的接受程度进行计划的调整。但是在线学员来自不同的地区而且使用的教材不一样,学员的基础也不一样,一对多的直播无法实现准确的直播定位。如此导致的结果是,大班教学只能按照专题形式对学生辅导,效果比一对一的辅导要差。

林作华在实际操作的困惑,在胡国志看来是数据共享缺失所致。胡国志对记者表示,从当前情况看,学校教育、家庭教育和社会教育三者之间仍未形成联通的生态,而教育直播切入的只是社会教育的课外辅导、业余培训环节,无法全面掌握学员的具体数据,这也使得教师在直播中针对学生、学员特点构建的个性化方案显得很浅层次,无法发挥更大作用。

“社会上需要达成数据共享的共识,教育直播才有机会。”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