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老教师眼中的在线直播和录播课程

2015-11-03 11:21:00

在2014 年的一次行业交流活动中,大家把“如何看待在线课程”当作了讨论的一个话题,于是,参加讨论的人们热情洋溢地聊起了下面的这些问题:

  1. 在线课程怎么解决互动性的问题?

  2. 在线课程学生完成率很低怎么办?

  3. 在线课程是不是只有自控力很好的学生才能参加?我们如何解决学生不爱学习的问题?

  4. ……

轮到我发言(其实讨论已经没啥秩序了,我属于强势插入的)的时候,我问了当时在场的所有人一个问题:

  • 各位有多少人是曾经在传统教室讲过超过 1000 小时课程的?

很遗憾,举手的不超过 5 个人。我又问了第二个问题:

  • 有多少人是在线讲过超过 100 个小时课程的?

更遗憾的是,这次没有一个人举手。显然,参加讨论的朋友们都是在基于自己的想象在讨论。当时,我大概已经在线下讲了超过 10000 小时的课程,班均人数 200 人;线上超过 500 小时的课程,班均人数 100 人。所以,在我看来,当时的很多讨论,从一开始就错了,或者是没有意义的。这很正常,因为在缺乏实践的情况下,我们的认知偏差是必然存在的。

很多人认为,在线课程就是把传统线下的授课过程搬到了线上,只不过直播就是老师实时授课,录播就是录好了随时可以观看,形式不同罢了。这种理解简单地看并没有错,但实际上,传统线下课程、在线直播、在线录播这三种形式却有本质的不同。在讨论这三者的关系之前,我们需要明确一点:如果一个人的学习过程简单地分为“知识传递/接受”和“吸收内化应用”的话,我们所讨论的授课环节,只解决了“知识传递/接受”的问题。也就是说,在这个环节中,老师负责传递知识,学生负责听懂老师传递的知识,至于是否能理解、吸收并且有效地应用,应该由后续的训练和辅导环节来解决。

基于这样的假设,我们可以思考一个问题:

  • 这个过程需要互动么?如果需要,是怎样的互动?

实际上,传统的线下课程在实现知识传递和接受的过程中,几乎是不需要互动的!坦率地说,在班级课程中,存在大量的师生互动,其实是学生和家长的一厢情愿。没有哪个老师会愿意在这个环节设计互动,因为他们在教学过程中,首先要保证的是完成教学进度,尽量高效率地解决信息传达的问题。而且,没有人喜欢在系统性传递信息的过程中思维被打断,就跟我们在说话、做演讲的时候不希望被人打断一样。如果非要说在这个环节有“互动”,那顶多也就是如下的两种情况:

  1. 老师的现场提问:这个过程可能会有一些学生响应,但是在我的经验中,中国同学低头的比例远远高于举手的比例;

  2. 老师的思维引导:这个过程基本带来的是学生的频频点头,与其说是互动,不如说是对老师虚荣心的一种满足。

在在线直播课程中,这种情况发生了一些变化。首先,老师在直播课程中是无法看到学生的表情以及眼神的(这其实是线下课程授课中很重要的一个环节),所以,老师必须设计一些交互环节,包括提问、讨论等来获得学生的学习状况,从而决定课程的进程是否需要做调整;其次,学生在直播课堂上,因为都处于一种“匿名”的状态,所以更愿意主动地参与到交互过程中来,这比举手回答问题门槛更低;第三,由于网络状况的不稳定,老师需要不断让学生“动”起来,才能明确自己和学生是否还在线;第四,学生在直播课程中可以随时发文字来向老师提问,老师则必须要设计好交互响应的方案和规则,才能保证自己能完成教学进度,并且让学生的体验更好。因此,在线直播课程的“互动性”显然要优于线下传统的课程,并且学生的体验也会更好。在直播课程中,老师从某种意义上讲是被“逼”出了互动。当然,这也就要求讲在线直播课程的老师不能直接把线下的内容照搬到线上,而需要重新准备和设计你的课程。

在线录播课程同样可以完成知识的传递和接受,但是,录播课程显然是不会有什么互动的,本质上来说,这就是一个学生自己看视频的过程。相比较传统的线下课程和直播课程,录播课程的优势在于两点:

  1. 没有学习的时间约束,学生可以在任意时间观看,并且可以重复多次观看(虽然我认为多次观看并没有什么卵用);

  2. 边际成本要低于线下课程和在线直播课程。

但是,录播课程在完成度、互动性上却远远低于传统线下课程和直播课程。为什么呢?我看过网络上能找到的大多数录播课程,坦率地说,很多课程根本看不下去,主要有下面两个原因:

主讲的老师不知道怎么讲“录播课”。因为很多授课老师并不是专业的主播或者演员出身,所以在授课的时候,眼神迷离,表情僵硬,动作死板,这就算是拍个电视剧都不会有人看,更别说是这么严肃,不好玩的课程了。

课程时间太长。从教育心理学角度来说,一个人一次集中注意力的时间,通常是在 10-15 分钟,所以我们在直播课和线下课程讲授的过程中,每隔 10-15 分钟,老师就会设计一些环节让学生放松,然后再重新集中注意力。但是,在录播课中,老师们显然没有注意这样的问题。

所以,我在朗播一直坚持了这样的态度:

尽量给学生提供“自然拍摄”的录播课程,而非“摆拍”的录播课程。也就是说,我们会把老师直播的课程录制下来,让学生即便是观看录播课程,也能体会到直播课程的“快感”,并且,老师讲的也很自然,课程听起来更像是课程。而“摆拍”式的课程仅仅局限于一些单一知识点传播的课程,比如讲什么叫“主谓一致”,以及介绍产品用法等,一般时长不超过 5 分钟。

因为我们一直贯彻了这样的策略,所以,朗播的直播和录播课程销售量几乎是持平的,用户的完成度和美誉度也是持平的(大家可以去朗播的淘宝官方店“朗播英语”看没有刷过的用户评价)。

至于说用户的学习兴趣和动力,我不认为这个跟课程形态有什么关系,因为线下和线上都有翘课的,我们的数据也并没有看到线上的缺课率会比线下的高,而学生是否完成课程,我觉得主要有两个因素来决定:

  1. 这件事情对 TA 到底有多重要,如果不干好,结果有多糟糕;

  2. 他付出了多少成本来做这件事,这个成本对他来讲是否很重要。

永远不要试图用技术解决人性的问题!同时,也不要给在线教育太重的负担。对于课程而言,直播课程和录播课程未来会以共存的形态存在,而直播课程,可能会是用户从线下往线上迁移的重要跳板。至于说知识的吸收和内化,在课程解决完知识传递的问题以后,我们可以再专门写文章讨论。

本文来源:   芥末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