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魏说 :EduSoho要定义在线教育的服务标准

2015-06-04 14:41:58

老魏(魏建强)个子不高,微憨的面孔看不出一丝温州人该有的精明。

 

如果他不出声的话。

 

他说话有些嚅嗫,但时有惊人之语,譬如“平台就是‘劣币驱逐良币’的过程”、“教育有三个层次:知识传递、技能传授、道德养成”。如果恰巧这时手上有一支烟,那么他的观点能犀利更多。

 

站在EduSoho位于善缘街1号的北京分公司办公室往北望,不到500米就是中关村创业大街。

 

前不久,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刚造访过那里。“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的热潮在方寸之地奔涌升腾,向全国蔓延开去。被裹挟其中,本就红火的在线教育愈发不可收拾。

 

老魏身在局中,但处在一个微妙的位置。

 

就像善缘街1号,靠近热潮中心,能借势造势;但又保持一定距离,看清热潮涌动下的波诡云谲。

 

他始终很清醒。

 

 

被团队推着出来二次创业

 

老魏做技术出身。

 

还在2003年的时候,老魏就创办了一家公司做SaaSsoftware as a service,软件即服务,茄葩注) 。那时还没有SaaS的概念,企业也不放心把数据交付给第三方平台,于是2006年这家公司就倒闭了。

 

老魏掌握的技术很多是从开源软件中学到的,而美国是开源思想的肇始地。带着朝圣般的虔诚,他在初次创业失败后加入了一家知名的美资企业做项目。但后来发现,美国人做项目也不见得周全规划,常常是往大了做,做出规模就行。他心中的“圣殿”轰然倒塌。

 

告别美企,老魏先后加入杭州19楼和天阙科技,均担任技术总监。在这个岗位上,他整合技术团队,理顺产品流程,带着一批有想法的年轻人日夜奋战,帮助公司实现跨越式发展。但最终,老魏发现他所做的并不是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他手底下的团队想和他出来单干。

 

老魏开始犹豫。第一次创业失败的经历让他怀疑自己不适合创业,因为除了技术,他别无所长,所以他宁愿寻找下一个雇主,也完全没有另立山头的想法。

 

但团队里的年轻人天天游说他一起去创业,老魏越来越招架不住。

 

“他们都觉得我行,我为什么觉得自己不行?

 

20114月,老魏的离职申请没有获批,他顶住老板软硬兼施的压力,带着3个人做出了好知网,一个知识分享社区。2012年,老魏正式离职。自诩为“看过猪跑”的他,深谙互联网公司的运作手段。于是活学活用,为好知网带来了大流量,但苦于无法变现。

 

“我们没有教育内容资源,也没有to C的市场能力,唯一不缺的是产品技术实力。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发挥我们的优势呢?”。

 

20125月,阔知科技成立;2013年,EduSoho上线,为培训机构、企业、学校提供在线教育的基础服务,比如一整套的网校解决方案。而自2012年起,国内在线教育开始蓬勃发展;尤其是进入2013年后,在大量风投和私募基金的推动下,新开办的教育网站一度以平均每天2.6家的速度诞生。

 

以网校解决方案切入市场的EduSoho赶上了这波风口。

 

EduSoho起初没有做大的想法,觉得能养活五六个人的团队就不错了,没想到一炮而红”。每三天更新一个版本的速度,口碑传播效应的累积,使得围聚在EduSoho身边的用户群体越来越大。截至20155月,已有超过14000家教育机构在使用EduSoho的产品,其中不乏上市教育企业的身影。公司也从最初的五六人发展为70多人,连续两年实现营收和获利增长。

 

老魏的二次创业有了不错的开局。

 

EduSoho要定义在线教育的服务标准

 

EduSoho现有的业务主要包括两方面,EduSoho教育云和开源网络课堂。

 

开源网络课堂是一个网校组织,通过线上教学可以让机构更好地适应开源系统,并根据用户的提议更好地满足他们的需求。开源网络课堂的代码是开源的,但是服务不开源,EduSoho通过给机构提供高附加值的服务来实现营收。

 

EduSoho教育云是团队独家研发出来的一个云平台,在这里可以充分实现云计算、存储等功能,可以为机构至少减少90%的硬件成本,简单、高效、性价比高是用户选择的普遍原因。在茄葩记者此前的走访中,包括美团云在内不少提供云服务的机构都把EduSoho教育云视为潜在的竞争对手。

 

“这是一个伪命题“,老魏说,”教育是需要经营的,我们花了4年时间才打磨出这款产品,并且只专注于教育领域,而其他提供云服务的公司是覆盖多行业的“。老魏很自信,他认为自家的教育云在性价比、功能、应用的可行性方面,都处在行业前列。

 

目前,EduSoho教育云只针对既有用户中的商业用户开放。在支撑EduSoho自身业务的基础上,逐渐向所有非商业用户开放,直至完全面向市场。

 

EduSoho想要做的不止于此,老魏对在线教育有自己的理解。他认为教育有三个层次,知识传递、技能传授和道德养成,道德养成穿插在第一层次和第二层次当中。EduSoho已经能在技术上实现知识传递层面的教育需求,接下来要构建服务标准化,满足教育更高层次的需求。

 

他以电子商务为例来解释服务的重要性。淘宝和京东等平台提供的多是实物商品,且实现了数据标准化、服务流程化,人们接受程度很高。而在线教育提供的是虚拟商品,先购“物”后服务,所以对服务的要求非常高。

 

“当前的在线教育没有好的数据标准和服务体系去支撑,EduSoho就想把既有的录播、直播、短信、文档、问答等形式都当成服务手段之一,再慢慢定义一些服务,比如说7天退款、一对一答疑、定期直播答疑、线下活动、认证证书、就业指导、进度跟踪等。把这些服务定义出来,进而标准化,就有利于培训机构沉淀和组织团队,用有效的管理模式去提供服务。而对用户来说,通过服务的量化实现教育产品的刻画,他就会对在线教育提供的服务有一个具体的认识,更容易接受、消费。”

 

EduSoho的目标是每个细分领域都会有与之配套的服务手段,教育机构根据自身特点和规模自由搭配。老魏一点儿也不担心这件事做不成,“我们是一个开源组织,拥有庞大的技术生态链,会有很多人加入进来实现它。”

 

事实上,EduSoho已经在最近推出的“ES班级二期”功能中进行了服务标准化的尝试。在这个被老魏定义为“国内首个提供了系统化学习、个性化学习、学习过程跟踪管理的一整套强大的互动学习功能”中,教学服务被固化下来,包括学习计划指导、24小时阅卷点评、24小时作业批改、提问必答、一对一在线答疑、班级活动和就业指导。老师可以根据实际情况选择班级所能提供的服务内容,其中的学习计划、试卷阅卷点评、作业批改、提问回答、班级活动都可以在线完成。

 

“我们想让EduSoho定义的服务成为市场上的标准”,老魏强调。这才是他要下的棋,教育云不过是整盘棋的一个先手。

 

 

打造一个在未来二十年都有事可做的公司

 

标准不是那么好建立的,和渠道合作在所难免。

 

老魏介绍说,EduSoho会采用低价策略,和渠道合作迅速铺满在线成人教育市场。铺满以后,微小型机构继续用低价去和腾讯课堂、淘宝教育、百度传课等平台竞争,EduSoho为这部分用户提供一般性服务作为支撑。而对剩下的掌握20%市场份额的大中型机构提供定制化服务,EduSoho的主要盈利也来源于此。

 

“微小型机构即使一开始没有自有品牌,依靠平台谋生;等它发展好了,也会有脱离平台自立门户的需要,这时候EduSoho就成了他们的出路”。

 

老魏直言不讳,EduSoho真正要做的还是平台。在他眼中,腾讯课堂、淘宝教育、百度传课等平台,是属于知识传递层次的,还无法实现技能传授等高层次需求,最后生源仍然会被机构导回去。因为教育最重的一块是服务,而服务由机构提供。EduSoho一旦定义了服务标准,就将成为机构不可或缺的一环。“谁掌握了机构,谁才是强势的玩家”。

 

他冷静地看着2015年以来的在线教育平台大战:前新东方执行总裁陈向东创办的O2O学习服务电商平台跟谁学创下A轮融资5000万美元的新纪录;YY旗下100教育未来两年要烧10亿投入在线教育平台建设;移动互联网教育产品导购平台决胜网推出决胜通帮助中小机构实现网络营销;而真正平台出身的淘宝教育则宣称要在未来一年帮助至少一万家线下教育机构向线上转型……

 

“他们扮演的都是开路者的角色,让互联网教育能覆盖到那些传统教育覆盖不到的人群,让更多人接触并认识到在线教育,这是非常无畏,非常了不起的。”

 

老魏想做成一家在未来二十年都有事可做的公司,为了这个目标他婉拒了一些财务投资和并购邀约。“拿了上市公司的钱就要站队,无形中砍掉了一大半市场份额,无异于自废武功;而很多财务投资机构不理解我们的商业模式,钱进来了反而对发展不利”。

 

他有拒绝的底气,EduSoho早就实现盈利,今年的营收按当前发展也能预期完成。EduSoho在去年5月拿到的天使投资至今一分钱也没有“烧”。他不想被资本推着走,吹完泡泡就散了,而是想踏踏实实做好计划的事,努力实现个人价值和公司价值,给社会留下点真正有用的东西。

 

为什么是二十年?我问老魏。

 

“因为二十年后我就要退休了啊!”

 

老魏1977年生人。

 

在人生的头一个二十年,他接触了计算机和互联网。还在太原上大学的时候,和室友凑30元钱去网吧用586计算机上一个小时的网,对他来说就是最幸福的事。

 

在人生的第二个二十年,他选择互联网创业。等再回太原和同学聚会,觥筹交错间,昔日同窗对他一把年纪还折腾创业不能理解。

 

老魏说,他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他就是喜欢做技术。

本文来源:   茄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