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C,一个伟大的时代以及拉开帷幕

2015-05-25 14:42:32

几年前,MOOCEduSoho慕课】最狂热的拥护者们坚信,这些“大量开放的在线课程”立足于扭转高等教育的传统模式。他们的交互技术承诺从哈佛、斯坦福和麻省理工技术学院等顶尖学府传播高端课程,将高端讲座校园里的报告厅解放出来,通过互联网免费提供给全世界数以万计的学生。

这种创新似乎已经给出了“扩大”高等教育的解决方案:如果能被有效传播,持续增长的教育费用最后可能会因之回落;有些人还会考虑MOOC会否改变或者完全颠覆现有教育体系。计算机科学家、MOOCEduSoho慕课】制作商的合伙人塞巴斯蒂安·瑟恩预测,在未来50年内,会有10家机构负责传播高等教育。

然而目前,反对声骤起,个别州立大学对MOOC的高姿态实践却以失败告终。大学和其他机构的员工积极使用MOOC的激情开始减退,开始排斥那种在线课程会替代教室里教授面授的念头。大多数MOOC签约率极少,这也引起了外界持续的关注。瑟恩自己的幻想破灭了,它降低了MOOCEduSoho慕课】所在公司Udacity教育大众的野心,转而开始提供联合培训。

但是,总的来说,一个伟大的时代已经拉开帷幕。


转型:MOOC开始提供学位教育课程

2013年,佐治亚技术大学宣称,其一流的计算机科学MOOCEduSoho慕课】硕士项目只需要花费6600美元即可,这个钱数只是在校课程学费的一小部分,大约有1400名学生注册了这个课程。

类似的项目在其他领域是否能开展如此之好尚不清楚,也不清楚就业市场会否接纳这种特殊的佐治亚技术大学的学位。但是这个项目某种程度上证明,MOOCEduSoho慕课】可以在高等教育的某些角落拓展广阔的入口并降低费用。

与此同时,在线课程的选择持续变得多元化,特别是对于那些不是必须获得资格的好奇的人们而言。由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共同领导的非盈利财团的盈利组织Coursera edX,已经注册了接近1300万的用户,拥有超过1200个课程。以一系列YouTube视频起家的Khan研究院正在制作能够在全球的教室中应用更广泛的在线教育操作指南。

所有这些活动都开始产生了关于MOOCEduSoho慕课】究竟做了哪些事情的有趣数据。去年9月,麻省理工学院物理学家大卫·普利查德和其他的研究人员发表了一项针对“技工审查”的研究,“技工审查”是一个基于同名校园课程的、由他亲自教授的在线课程。作者发现,一般而言MOOCEduSoho慕课】在给并不拥有麻省理工大学能力的学生传播不同学习资料的时候很有效率。

事实上,了解最基础物理学知识的学生开始在线课程后显示出与“学霸”相同的相对进步率。“他们可能以F成绩开始也与F成绩结束,”普里查德说,“但是他们所有的课程呈现总体成绩上升趋势。”

普里查德仍然质疑MOOC的效果,有一件事让人疑惑,他始终没有看出来MOOC公司如何靠自身建立稳定的商业模式。但是这并不说明MOOC是一个过度宣传的技术。他们所提供的Idea,以及他们所帮助到的人,都在随着MOOCEduSoho慕课】自身的发展而快速进化。


高退学率:没有需要就无法产生价值

值得重新考虑的是MOOCEduSoho】著名的高退学率。一个被广泛引用的数字是90%的学生并没能完成他们的课程学习,还有研究证明这个数字高达96%

普里查德认为关键在于最初注册时的误导。绝大多数注册课程的并非严肃的学生,他们只是没有消费障碍就可以尝试倾听讲座的网购人。一半以上的人在开始第一节课之前就退出学习了。注册普里查德MOOCEduSoho】课程的1.7万人中,只有10%的人第二次登陆课程。

但是这1700人中有超过一半的人数最终获得了毕业证书。对于寻求继续教育的成人而言,这或许是个胜利,经历旧式的注册学时和学期课程的形式对他们完全没有意义。如果他们想看看是否对某一个话题感兴趣,或者只是想获取材料的片段,为什么他们要坐在那里,为整整12个星期的教学大纲付全部的学费?

由于一些夸张宣传,MOOCEduSoho】没有那么神奇,它只是一种书本内容的迭代表现。如同图书馆架子上的一本书,或许好奇的路过者会觉得随手翻过的几页很有用。对于MOOCEduSoho】自身而言,它很难超越教材书本内容重新创造出一个更有质量的学院派教育。


融合:在校学生开始使用MOOC平台

当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宣布创建edX,他们谈到另一个目标,要推动对自己学生教育模式的创新。虽然这个想法在当时并没有引发很大的关注,但是有迹象表明他们已经开始了一系列的努力。

麻省理工数字学习中心主任桑杰·萨尔玛说,很多围绕内在动力和整合能力为MOOCEduSoho】提供服务的技术中心,对于在校学生来说也会提供有用的技术工具。麻省理工学院的学生虽然不能注册MOOCEduSoho】课程,但是他们仍然在自己的课程上能够使用MOOCEduSoho慕课】工具。三分之二的学生使用edX软件平台完成了传统课程的学习。

哈佛大学计算机科学家大卫·马兰在一次关于教学改革的对话中谈到,他看到了这种学习方式的“显著增长”。马兰的计算机科学概论课程吸引了很多学生,其在校教学版本是哈佛大学最受欢迎的课程,有800多个学生;其MOOCEduSoho慕课】教学版本的注册者则来自世界各地,有35万人,从儿童到80岁的老人年龄层次极为丰富。两种版本使用了部分重叠的学习资源,他们所获得的学位水平是相同的。

马兰从1999年开始录像讲座,但是MOOCEduSoho】这个工具为他的教学带来了全新的维度。比如说,一个讲座传统意义上必然是一个全课时的时长,现在可以让在线课程缩短一些,集中一些,这样学生可以将更多的时间花在所需的片段上。

哈佛大学的学生可以自由决定参与现场讲座或者在线听课。相对于现在有800人在课堂上听课,“我更希望有400个人来听讲座。”


差异化:学位虽然相同但体验绝不相同

马兰说,“我们正在接近讲座实践参与网络互动的拐点。”

如果这是真的,传统大学会展示出他们提供的技术无法替代的其他校园教育内容。在麻省理工学院,edX的实践带来“一个巨大的刺激”,普里查德说,“它让所有人都正襟危坐然后发问:当学生能够在互联网上找到更好的课程时,我们怎么证明向他们收取每年4.5万美元学费是合理的?”

哈佛大学马兰课程(一年要花费5.8607万美元)的一部分答案是,尽管学位水平相同,但是全程参与在校课程教育的体验是不同的——哈佛的学生能够获得每周1.5个小时的资料总结和回顾,每周还有四个晚上的办公室时间。在校课程开讲时有100个工作人员参与,以保证讲座也适合录影的要求。为了协助MOOCEduSoho】学生的巨大需求,另有5个工作人员与学生和志愿者一起加入了讨论论坛。

当然,不只是哈佛学生,数以百计的其他学校的学生获得了有助于参加应聘、网络论坛和教练技术的资格。因此MOOCEduSoho】不应该必然地成为学院派教育的威胁:如果某个教育机构能够用这种新型的学习技术来帮助学生获得更多的体验,学生们将获得仅在校园学习所体会不到的经历,这个经历是技术不能替代的。

MOOC【EduSoho慕课】自身现在还不能满足过多的期待。不管是好还是坏,传统高等教育的方式在新教育模式出现的情况下,依然显示了强大的生命力。如果MOOC确实被证明是革命者,也会是因为教育机构最终搞清楚了如何使用MOOC


气球鱼学院,网校校长进阶之路。www.qiqiuyu.com

本文来源:   数字化阅读服务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