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经济学人眼中发展中国家的教育是怎样的

2015-09-15 16:35:03

从内罗毕的穆海咖乡村俱乐部的草坪穿过高速就到了玛莎,一个大型难民窟。虽然玛莎几乎没有像平坦的街道和公共卫生这样的公共设施,但是一定数量的教室正在那里发展起来。并不是因为国家支持,而是因为私人部门的加入。毕竟贫民窟里的50万人只有4所公立学校可以选择。

 

这样的情况在非洲大陆,中东和南亚地区反复出现。由于政府不能给儿童提供适当的教育,这给私人教育提供了迅速发展的机会,开销可以低至一个星期一美元。

家长们非常欢迎私立学校。但是政府,教师联盟和非盈利组织却认为私立学校应当受到严格的管制。 

在大多数发展中国家,教育系统让人大吃一惊。南亚半数的和非洲三分之一的儿童,完成了4年的教育,阅读却不过关。印度60%的6-14岁的孩子的阅读能力低于那些完成两年教育的孩子应达到的水平。

 

大部分的政府做出了为全民提供基础教育并鼓励中等教育的承诺。但是即使公立学校存在,他们也没能实现这个承诺。在一个有关印度农村学校的调查中,25%的老师缺席。在非洲,世界银行发现教师的缺席率达到了15%~25%。巴基斯坦最近发现超过8000所不存在的公立学校,占总数的17%。塞拉利昂发现了6000名影子教师,几乎是政府名单上的20%。

 

强大的教师联盟是一部分原因。他们把工作职位当作是世袭的空闲差事,政府的教育预算是他们的收入来源,任何想要改变教育质量的尝试都被当成是侵犯了他们的权益。这个联盟是让人害怕的敌人,所以政府让他们按他们的利益来运作学校,而不是为了学生的利益。

 

公立教育制度的失败,加上新兴经济正在从农业向需要一些教育的工作转变,导致了私立学校的快速发展。据世界银行统计,在发展中国家中,20%的小学生进入了私立学校,两倍于20年前。还有许多私立学校没有注册,真实的数字可能会更大。在拉各斯的统计中,有12,000所私立学校,是政府记录的4倍。2010年,尼日利亚26%的基础教育学龄儿童在私立学校,2004年是18%。在印度,2013年,29%的基础学龄儿童在私立学校,2006年是19%。利比亚和塞拉利昂选择私营中等教育的人数分别是60%和50%。

 

大部分的政治家和教育家们并不热心于这样的改变。政府认为教育是政府的工作。教师联盟讨厌私立学校是是因为私立学校的工资不高并且很难整合进联盟。非盈利组织从思想上就反对私营部门的介入。联合国针对教育的负责人克肖·辛说:“为了保护教育崇高的地位,盈利教育组织不应被允许”。

 

这样的态度伤害了教育者们想要尽责的对象:孩子们。私营教育的迅速发展对孩子们和他们的国家绝对是一个好消息,原因有三:

 

首先,它带来了资金。不仅仅从家长那,也从投资者那,有些投资人正在寻找有盈利能力的项目。许多发展中国家的私立学校由单个运营商经营,每个月只收取几美元,但是连锁学校正在逐渐涌现。

 

比如,布丽基特国际学院,在肯尼亚和乌干达有400所托儿所和基础教育学校,教室是由船运的集装箱改装而来。它准备向尼日利亚和印度扩张。马克·扎克伯格,脸书的创办人,比尔·盖茨和国际金融组织,世界银行的私营部门都是它的投资者。连锁学校是健康的发展,因为他们需要保证自己的名声。

 

其次,私立学校相比公立学校性价比更高。这个很难衡量,因为进入私立学校的学生,家庭条件,自身条件相对较好,因此表现以比较好。但是在南印度的安德拉邦市,6000名学生经过4年的刻苦学习却指出,私立学校的学生在英语和科学上比公立学校的学生表现的要好,在数学和当地语言泰卢固语上表现一致。私立学校取得这样的结果只花了公立学校三分之一的资金。

 

最后,私立学校有创新性。因为技术在教育领域的潜力很大(虽然大多数还没有应用起来),这是很重要的一点。布丽基特给老师发了平板电脑,这个平板电脑是和提供教学资料和监督教室工作的中央系统联系起来的。这种机器式教学也许并不是最理想的,但是总比没有资料和监督要强。

 

对私营部门的批评是对的,它的确存在问题。教育质量可以是拔尖的国际水准也可以是仅仅提高便宜的儿童看护。但是与公立学校或是没有学校比起来,这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

 

政府因此不应该限制私营教育,而应该促进它的发展。理想中,政府应该给私立学校提供补助,偏向于通过给家长提供代金卷的方式,家长们可以在他们选择的学校使用代金卷也可以给它充值;政府应该管制学校以保障质量;政府应该做好公共考试以帮助家长们做出有意义的选择。

 

但是连公立学校都不能好好经营的政府很可能都做不来这些;做不好比不做更加让人伤脑筋。这样的政府最好给家长提供现金,让私立学校自己管理。捐赠者和非盈利组织应该考虑提供可信的公共考试,并帮助家长做好选择和提高标准。

 

私立学校的增长是本能最健康的表现:家长们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得到最好的教育。而无组织的政府或者阻碍这种增长的政府都应该靠边站。

 

本文来源:   译言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