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欣:YY的教育路告诉了我们什么?

2015-08-31 14:31:03

2011年YY推出YY教育,到脱胎于YY教育的100教育2014年初推出迄今大约前前后后4年的时间。从最初YY教育的风平浪静,到100教育1年半前开始号称颠覆新东方的平台到收购郑仁强的公会和环球职业教育网校再到最近微博公开解聘郑仁强。

这就是YY做教育的简要历程,从起点开始至今,兜兜转转一圈,忽然发现一个YY教育平台做成了一个环球职业教育网校,还是花了一个亿买过来的。估摸着YY做教育四年怎么也得花了几个亿的学费,不知道YY从中学到了什么?只知道YY做在线教育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YY4年的在线教育路难言成功,站在外部看,YY都做错了什么呢?

YY教育最初做平台,当时无论和机构还是个体老师的合作都是其乐融融的。虽然YY并不能给机构和个体老师带来流量和用户,但还是能一直维持着良好的合作,核心是YY提供的直播教学工具具有较强的不可替代性。

后来YY开始试图甩开大培训机构和老师个体合作,这就形成了裂痕。对于机构而言,你一边利用我的品牌和老师给自己导用户和流量,一边又试图釜底抽薪,这是无法忍受的。还让老师推出大量免费课,这更让YY和机构之间从合作者走向了对手。我觉得这是YY走错的第一步。不知道时间倒转,YY如果一直保持和机构之间的合作,YY的现在又会走向如何?

开弓没有回头箭,YY只能继续打和个体老师(或小机构)合作与免费两张牌。并由原来私下运作变为公开叫阵,于是乎推出了100教育。

100教育推出是声势浩大的,新闻发布会、动用很多自媒体大号、公开叫阵运用了一切能运用的公关手段。我以前说过,从某种程度上看,几乎所有在线教育的创业者都应该感谢YY、感谢100教育掀起的颠覆公关战。正是因为YY的各种叫嚣的大声量,极大的推动了在线教育投资的加速度,也在某种程度上进行了用户唤醒和培育。

但是,对于YY而言,100教育一开头还是就走错了路。

首先,100教育推出虽然名为平台,实为网校运作。100教育还没怎么着呢,但已经引起了YY教育平台上那些小机构和个体老师的恐慌和反弹。你不能想象一个公司又做平台又做自营且共享同样的工具还试图导流给自营,可以说100教育的推出直接把YY教育废掉了。这等于给了腾讯课堂一个天赐良机,我们现在可以对比一下腾讯课堂和YY教育,高下立判。

其次,100教育试图高举互联网的免费大旗实现突破。免费本身不能说一定是错的,但是它们免费课程的节点设置则肯定是错的。这充分暴露了YY不懂教育、也不懂学习者学习场景和消费心理的实质。把托福、雅思这种短期培训课程且学生基数不大的课程最重要的强化班免费,基本等于自绝后路,羊毛不仅无法出在猪身上,连羊毛都没法捋的到。

再次,100教育开始搞到的十几个前新东方老师,显然是高估了所谓名师的效应。其一这些老师除了个别的,其实大部分没那么大名气;其二绝大多数老师其实都离开新东方有些时日了,简单说就是过气了;其三过气老师其实是想借100教育的效应给自己线下招生,发现无利可图,立刻作鸟兽散。

100教育开头没走对,往后走就越来越难以为继。自力更生太难,于是砸钱买下郑仁强的公会和环球职业教育网校。这两个收购完成,等于100教育又从名义平台实为网校的运作彻底把网校模式放到了台前。

不知道郑仁强和YY之间到底有多大仇怨能让官方微博发布免职信息,本文也不想探讨这个问题。站在外部看,感觉YY此举更像是迫于教育营收压力下的一个错误行为。这从郑上任之初就猴急的推出了线下班可见一斑,我想没有KPI的压力,100教育断不会干这种抽自己嘴巴的事的。

当一个老师或运营一个公会和运作一个公司是截然不同的,当一个公会变为一个公司的时候,也不等于花钱就能买来收入。我真的完全不理解YY为何做出这个收购行为,这不是懂不懂教育的问题,这完全是一个管理问题。

至于收购环球职业教育网校,价格确实足够便宜。但便宜是否能有好货?坦率的说,环球职业教育网校已经在职业教育领域是昨日黄花了,环球和YY之间也完全看不出有任何互补性。环球的问题绝不仅仅是缺钱或者缺直播工具的问题,而是陈旧的思维和运营模式的问题。YY能给他们什么?互联网思维吗?效果如何,我想等完整的一个YY年报披露的时候,大家就都知道了。

虽然100教育从一开始就没少向我所在的公司新东方挑衅,但是写这文章,我不想对100教育有什么嘲讽之意,因为我其实从一开始就没把100教育当成我们的竞争对手。我只是想通过YY做教育的案例简单分析给后来者以参考,或者说某些方面YY和100教育面对的问题也是大家同样面对的问题。


YY能够告诉我们什么呢?


其一、免费不是万能的。但是免费的节点设置是很有讲究的,相比100教育推出的托福、雅思免费强化班,我们看到传统培训机构的一元班等显然更懂学生和教育。

其二、100教育找的那些老师多数是开工作室教VIP的,一对一和VIP的学生和大班学生其实是两类不同的群体,这中间有续班关系但不是强关联的。对比之下,当下那些教育O2O连老师带学生一起挖的操作显然更懂教育培训。

其三、对于平台而言,B2C和C2C两种模式是很难在初期就共存的,要选定其中一个点切入应该是最合理的选择。至于未来的共存问题,等有了足够大量的用户时候再看不迟。没有用户,平台对机构或老师就缺乏足够的议价能力,毕竟补贴是不可持续的。

其四,一个企业的成败并不取决于你公关发出的声音有多大,尤其是创业企业。历史上绝大多数的革命和颠覆都不是事先张扬的。

其五、颠覆或革命,很少有同质化情况下实现的,必须有足够的差异化甚至完全不同的模式从先行者没有或很薄弱的点切入。像100教育这种本质上网校且几乎纯复制线下培训的运作模式是没有任何颠覆可能性的。我们可以想想Google如何用搜索超越了Yahoo新闻的、Facebook又是如何用社交网络打了Google一个难以防备的。当然,这种颠覆式创新出在中国的可能性确实不大。不过,我觉得教育培训领域目前其实显露了一些这种可能性的,当然我说的不是教育O2O……


迄今为止,100教育无疑是不成功的,甚至是负分,但这只是阶段性的结果,不是终局。至于未来能否成功,只能交给时间去证明了,最遗憾的只是YY错过了快速发展的最黄金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