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的未来,建所学校在云端

2015-05-27 09:47:30

学习的未来是什么样子?我有个计划,但是为了向大家介绍我的计划,我需要先给大家讲一个小故事,作为铺垫。

 

我试着思考我们在学校的学习方式,源自哪里?这可以追溯到很久之前,但如果你问的是如今的学校教育形式,很容易就能找到源头。 它起源于大约300年前,起源于这个星球上最大的、也是最后一个帝国(大英帝国)。想想一下在没有电脑,没有电话,文件资料靠手抄,出差靠轮船,是怎么管理整个帝国的。但维多利亚时代的人们确实做到了。他们所做的事令人惊奇,他们创造了一台由人组成的覆盖全球的计算机。 这台计算机如今仍在运行,被称为公务员行政体系。为了让这个系统运作,需要很多很多人。这就催生了另一个体系去培养这些人:学校。学校会培养这些人, 他们会在将来成为公务员体系的一分子。他们必须互相协调一致。他们必须了解三件事:

1、书写规范,因为资料靠手写;

2、有阅读能力;

3、会在脑子里做加减乘除运算。

 

他们必须是一模一样的,这样才可以从新西兰随便挑一个人送去加拿大并能立刻派上用场。维多利亚时代的人们都是伟大的工程师。 他们设计了这样一套生命力蓬勃的系统,至今,仍在为那个已不复存在的帝国源源不断地输送着同质的人才。帝国已逝,但这个产生了那些同质人才的设计,我们能用它来做什么?如果我们想用它做点别的事情,下步要做什么?

我们已知的学校已经过时了。

 

这会引来热烈的讨论。我是说我们所知道的学校已经过时了。我并不是说它们已经崩溃了。现在,挺时兴说教育体系已然崩溃。它没有崩溃,构建得十分好。只不过我们不再需要了,它过时了。我们今天的工作都是怎样的呢?书记员变成了计算机。每个办公室都有成百上千台。而人们操作计算机完成文书工作。人们不用书写漂亮。不用在脑袋里做乘法运算。他们要会领悟。事实上,他们需要敏锐的辨识能力。

 

这是今天工作的形式,我们甚至不知道今后的工作将会是怎样。 我们猜想那个时候人们可以选择自己办公的时间、地点和方式。如今的教育怎么能够帮助他们应付那样一个世界呢?

 

一个偶然机会让我想到这一切。我从前教人写电脑程序,14年前在新德里时,就在我办公地点旁边有个贫民窟。我一直在想,究竟怎样才能让那些孩子去学习写计算机程序呢?他们应该学这个么?同时,常有一些家长们(有计算机的富人们),告诉我说:“我儿子很有天分,因为他能用电脑做很棒的事情。而我女儿,当然也是聪慧过人。”诸如此类。于是我忽然想,为什么所有这些富人都有天赋好的孩子?穷人们做错了什么?我在我办公室旁边贫民窟的外墙上打了个洞,并在里面安装了一台电脑,目的是看看,假如给那些从未摸过电脑的孩子一台电脑,会发生什么?他们完全不懂英语,完全不知道互联网是什么。

 

孩子们跑了进来。电脑离地3英尺,他们问:“这是什么?”

 

我说:“这是……我不知道。”

 

他们问:“为什么你把它放在那儿?”

 

我说:“就那样。”

 

然后,他们说:“我们可以摸一下吗?”

 

我说:“如果你们愿意的话,可以。”

 

然后,我走开了。大概过了8小时,我发现他们在上网冲浪并相互教对方如何浏览网页。于是,我说:“这不可能,因为…… 这怎么可能呢?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我同事说:“不,答案很简单。一定是你哪个学生经过,给他们演示了如何使用鼠标。”

 

于是,我说:“对,有可能。”

 

我重复这个实验。跑去距离Delhi300英里的一个偏远村子。在这,偶遇一名软件开发工程师的概率极低。我就在那里重复了实验。那里没地方能让我住下来,所以我装好电脑就走了,几个月后才回来。我发现几个小孩在上面玩游戏。

 

当他们看到我时,他们说:“我们想要更快一点的处理器和更好一点的鼠标。”

 

我说:“你们到底是怎么知道全部这些的?”

 

他们告诉了我一些非常有意思事,带着生气的口吻说:“你给了我们一台只能用英语运行的电脑,所以我们只能自己教自己英语才能用得了。”那是我作为教师头一回,听人如此随意地说“教自己”。

 

来回顾一下那几年,那是有了墙洞的第一天。你们右边方向的孩子8岁。他左边的是他的学生,6岁。他正在教她怎么浏览页面。跟着在这个国家的其他地方,我多次重复此实验,结果都相同。电影“墙洞1999年”讲述的就是一个8岁孩子在教他姐姐如何操作。最后一个女孩用马拉地语解释这是什么,她说:“里面有个处理器。”

 

于是我开始四处做宣传。我记录并评估每件事。在9个月的时间里,一群孩子与一台设置成任何语言的计算机单独在一起,将会达到同西方办公室秘书一样的操作水准。我看到这样的事,一再重演。

 

但我很好奇地是,他们既已达到如此水平,还能干些别的什么呢? 我开始在他们中用别的主题作实验,例如发音。南印度,有个社区的孩子们英语发音非常糟,而他们需要更好的发音来找到更好地工作。

我给了他们一台带有语音转换文字工具的电脑,我说:“一直对着它讲话,直到你讲的东西被打出来。”他们照做了,并看了下。

 

电脑:很高兴见到你。

孩子:很高兴见到你。

 

视频结尾给了这个年轻女孩的脸一个特写。她如今在Hyderabad的一家呼叫中心工作,也许曾为了你的信用卡账单骚扰过你,用她那纯正的英式口音。

 

有人会说,还能到什么程度?到什么程度为止呢?我为此想出一个可笑的计划,为了打败我自己之前的论证。我做了一个荒唐的假设。 泰米尔语是南印度的一种语言,在南印度村庄里说泰米尔语的孩子 可能通过一台街边电脑,学会用英语表述关于DNA复制的生物技术科学吗?我想考他们这个,他们肯定得零分,我离开几个月,然后回来,再考下他们,应该还是零分。接着我会回到实验室并说我们需要老师。 我找到了一个村子,叫Kallikuppam,位于南印度。我在墙洞里装上了电脑,并从网上下载了各种关于DNA复制的东东,绝大部分我也都不懂。

 

孩子们涌了过来问:“这些都是什么?”

 

我说:“这些都是热门的、重要的东西。但都是英文。”

 

他们就说:“我们怎么可能懂这么多英语单词,还有图表和化学?”

 

那时我学会了一种新教育方法,于是我用了。我说:“我一点儿也不知道。反正,我要走了。”我离开他们几个月。我以为他们会得零分。我给他们作了一次测验。两个月后我回去,孩子们成群结队地跑来说:“我们什么都没搞明白。”

 

于是,我说:“好吧,我能期望什么呢?但是你们花了多长时间得出的结论,说你们什么都搞不懂呢?”

 

他们说:“我们还没放弃,每天都研究它。”

 

我说:“什么?你们看不懂这些屏幕,但还盯着看了两个月?为什么?”

 

有个小姑娘,她举起了手,用泰米尔语夹杂着蹩脚的英语说: “唔,除了 不恰当的复制DNA分子会导致疾病, 别的我们都不知道了。”

 

有个小姑娘,她举起了手,用泰米尔语夹杂着蹩脚英语说:“除了不恰当地复制DNA分子会导致疾病,别的我们都不知道了。”

 

跟着我测试了他们。我做了件教育上不可能的事,花了2个月在这热带高温下,用树下的一台设置成他们不会的语言的电脑,做着超前他们那个时代10年的事情,从0掌握到30分。太荒唐了。但我不得不遵循维多利亚时代的标准。30分仍然是失败的。我怎样能让他们及格呢?我得让他们多拿20分。我找不到老师。我找到了他们的一个朋友, 一个22岁当会计的姑娘,她一直陪他们玩。

 

我问这个姑娘:“你可以帮他们吗?”

 

她说:“当然不行。我在学校没学过自然科学。我不知道他们整天在那棵树下干什么。我帮不了你。”

 

我说:“我来教你。用祖母的办法。”

 

她问:“那是什么?”

 

我说:“站在他们身后。不管任何时候他们做了什么,你只要说, ‘好,哇,你们怎么做到的?下一页是什么?天啊,我像你们这么大的时候可做不到。’你知道祖母会这么做。”

 

于是,她照做了两个月。分数升到了50Kallikuppam赶上了我在新德里的对比学校(一家拥有训练有素生物老师的昂贵私立学校)。 看到这张图表时,我意识到这是创造公平竞争环境的一种途径。

 

这是Kallikuppam的照片。我把相机角度弄错了,是张业余作品。 但是她说话的内容,是关于神经元的,她的手那样比划,她正在说神经元之间的信息传递。她12岁。

 

那么工作将会变成怎样呢?学习将会变成怎样呢?现在的情形是, 孩子们蜂拥而来一手拿着手机,然后不情愿地去学校用另一只手拿着课本。

 

明天会是怎样的一番情景?会变成我们完全不用去学校吗?会变成,在某个时间你要了解什么,就能在两分钟内查到吗?会不会变成我们所向往的那样,又或者将来连知识都会过时?但那样太糟糕了。我们是拥有智慧的人类。正是知识,把我们和猿猴区分开来。但不妨这样想,大自然用了1亿年让猿站立起来变成人类。我们只花了1万年让知识成为过去时,这是多大的成就啊。

 

也许关键在于激励机制。想想Kuppam,想想所有我做过的实验, “哇!”,这些都仅仅是在向学习致敬。

 

我想我们需要考虑的是,把学习视作自主教育的产物。允许教育过程自主化,然后学习发生。这不是强制它发生,而是引导它发生。老师启动这个过程,然后她敬畏地退到后面,观察学习的发生。这就是所有的目的。

 

但我们怎样学习?我们怎样意识到去学习?我倾向于构建自主学习环境,基本上由网络链接、协作以及激励组成。我在许多学校尝试过这套东西。

 

那么,我的愿望是什么?我的愿望是,我们能设计学习的未来。我们不想成为巨型人体计算机的零部件,对吗?所以,我们需要设计学习的未来,这事关重大。我的愿望是,通过帮助全世界所有孩子挖掘他们的好奇心和协作力, 来设计学习的未来。请帮助我建造这样一所学校。它将被称为“云端学校”。我打算建一所能让我研究这种教育方法的机构。那将是一个几乎无人操作的机构。只有一个老奶奶 管理健康和安全。其他一切都来自于计算机和网络,由电脑控制灯光开启和关闭等等。所有的事,都有电脑完成。EduSoho网络课堂也正在为这个梦想而努力。建立云端的学校,或是MOOC(慕课),用独创的EduSoho教育云,把这些梦想变为现实。当然这不是件简单的事情,需要很多人一起努力。

 

我希望你们做另一件事。 你们来创造自主学习环境:在家里、学校、课外、社团。这很简单。有一大堆来自TED的资料会告诉你们怎么做。如果你们愿意,请在世界所有角落实践这个方法,并把数据资料发给我,我将把它们汇总起来,整合到云端学校,来创造学习的未来。这就是我的愿望。

 

来源:http://www.ted.com/talks/sugata_mitra_build_a_school_in_the_cloud

作者:Sugata Mitra

本文来源:   TED演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