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藏在政策支持下MOOC带来的矛盾

2015-05-20 09:44:18

对近几年的教育界来说,无论是国际还是国内,MOOC都可谓是“当红炸子鸡”。它为教学内容、方法、模式和教学管理的体制机制等方方面面带来了变革。

教育部出台《关于加强高等学校在线开放课程建设应用与管理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以官方的形式,首次对大规模在线开放课程建设“点赞”。于是,关心MOOC发展与教育革新的热心人士都在讨论这份《意见》。教育主管部门的这份支持会给我国MOOC发展带来怎样的影响?

对“支持”的支持

“高校主体、政府支持、社会参与”是教育部在《意见》中明确提出的高校在线开放课程发展的整体思路。

“中国的情况是只要官方肯定了某个方向,就能大大推动这个方向的发展,所以这个信号肯定会推动国内MOOC的发展。”

在问及如何评价教育部此次发布的《意见》时,自MOOC在美国兴起就一直关注MOOC发展的学者、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教授李谢开这样回答《中国科学报》记者。

他随即补充道:“我不能肯定其一定会推动MOOC平台的发展,也就是说,它有可能会推动大量优质MOOC的诞生,也可能会推动某些在线教育企业的崛起等。”

政府支持意味着更多的资源投入,也意味着相关人员能够得到更好的待遇,而这些就MOOC目前的建设而言,是急需的。

去年,浙江大学数学系教授蔡天新的视频公开课《数学传奇》上线,发布在教育部主办的爱课程网上,取得了相当不错的点击率。但作为任课教师,他认为,教师们录制课程的精力投入相对传统课堂较多,“当然更辛苦一些”。

然而,在绝大多数高校,教师录制网络课程的这份“辛苦”却是没有报酬的,往往只是学校、学院领导委派到自己头上的“任务”。这样的模式显然不利于MOOC今后的发展。

因此,蔡天新也看好政府今后对MOOC的支持。“应该多激励教师,这样才能推出更多优质的课程”。

李谢开则认为,校方的激励并非长久之计,“我认为应该让社会参与,让社会和高校合作建设MOOC,由社会给老师以激励。”

“社会应该更多介入到MOOC中来,这方面我希望无论是教育行政部门还是高校都应该以更加开放的姿态,让社会尤其是相关金融资本、企业参与进来。”李谢开说。

对“介入”的隐忧

当然,也有人没那么乐观。李谢开便向记者坦言:“我的一些朋友对教育部的介入持悲观态度。”

《意见》所传递出的政策和态度,令一些关心教育的专家有些担忧,直接原因就是今后官方将“介入”MOOC的发展,而这种介入主要表现在在线课程平台的资质认定以及在线课程的内容审查两方面。

《意见》非常明确地提出,要对在线开放课程平台进行资格认定。提到MOOC,最为人们所知的MOOC平台是 Coursera EdxUdacity三家。而仅就在线开放课程这一模式来说,具有官方背景、教育部主办的爱课程网“中国大学MOOC”平台以及互联网公司构建的“网易云课堂”都可以称得上是中国版MOOC。课程视频的播放量表明,上述平台也拥有不少学习者。要讨论MOOC今后在中国的发展,必然离不开这些已有的本土平台。

当然,《意见》也注意到了这些已有的不错的课程平台。《意见》表示:“在具有良好公益性、开放性的国内已运行平台中,通过申报、专家遴选的方式,选择基础良好、技术先进、符合国情、安全稳定、优质课程资源集聚、服务高效的平台,认定为在线开放课程公共服务平台。”

其次,《意见》明确提到了要完善课程内容审查制度:“加强教学过程和平台运行监管,防范和制止有害信息传播,保障平台运行稳定和用户、资源等信息安全。”

事实上,目前的在线课程也是必须经过审查的。蔡天新告诉记者,录制《数学传奇》的过程十分辛苦,需要反复审查、修改、录制。

北京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高校教师向记者表达了对课程内容审查制度的不满。“考虑到互联网的传播特性,这样的规定可以理解,但是,作为教师,我认为这对我上课的自主权造成了一定侵犯。”

学分认定仍需探索

证书暂时只是一段学习经历的证明,但国内外都在探索建立与MOOC相关的学分认证制度。在这方面,较为成熟的可借鉴对象是欧洲学分互认体系(ECTS)。ECTS 旨在为欧洲诸国的高等教育建立连接的桥梁,进而确保各国高等教育标准相当。在该体系下,学生可在已批准《里斯本认证公约》的53 国中将已修得的学分转换成相应国家的同等学分。

与之相应的,《意见》的一大亮点便是,教育部要求各高校“推进MOOC学分认定和学分管理制度的创新,制订在线课程的教学效果评价办法,以及学生修读在线课程的学分认定办法。同时,鼓励各高校将已通过本校认定的在线课程,纳入培养方案和教学计划”。

说到学分,不得不提的一个关键词是课堂质量——MOOC的含金量对得起它的学分吗?当然,这也是自MOOC诞生之初就不断引起争论的一个老问题。

“肯定是师生面对面的交流效果更好。”虽然自己的课程有着不错的传播效果,但蔡天新向记者表示,传统课堂里那种实实在在的交流、师生间的互动氛围,是在线课程很难达到的。

而在李谢开看来,“含金量够不够”这个问题其实不应该问MOOC,而是应该问学分互认系统建设的问题。“这是一个更复杂的问题。”

除了技术操作上的难度,采访中,李谢开还提到学分认定可能遭遇阻碍的另一个因素——“很多教师可能会抵制,因为这意味着自己的教学有了更加激烈的竞争”。

 

气球鱼学院,网校校长进阶之路。www.qiqiuyu.com


本文来源:   中国科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