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教好孩子,要走心

2015-04-17 09:45:41

美国教育家,Rita F. Pierson,出生在教育世家,祖父母和父母都是教育家。她本人从1972年开始教书,领域涉及基础教育、中学教育和特殊教育。担任的职务有辅导员、命题老师和副校长,与其他人老师不同,她赋予了这些角色特殊的超能力,即真心去了解学生、肯定学生、支持学生,完成了自己作为老师的七十二变。

 

变教书为“搞关系”

“我的一生中,要么是在学校,要么在去学校的路上, 要么是在讨论学校里发生了什么事。我的父母都是教育家, 我的外祖父母也都是搞教育的, 过去40年我也在从事教育事业。 所以,我有机会从各个角度审视教育改革。 一些改革是有成效的, 而另一些却收效甚微。 我们知道孩子们为什么掉队、辍学和学不下去。 原因无非是贫穷、低出席率、同龄人的坏影响。但是我们从未讨论或者极少讨论的是老师和学生之间的关系,其本质是人和人之间互动的价值和重要性,也就是“关系”。

James Comer (美国著名儿童精神科医师)说过 ,没有强有力的联系,学习就不会有显著的进步。 George Washington Carver(美国著名教育学家)说过,学习就是理解各种关系。 在座的各位都曾经被一位老师 或者一个成年人影响过。 这么多年,我都在看人们怎么教学。 我看过最好的也看过最差的。

我的同事们并不这么认为,他们觉得“老师的职责是上课教书,并不是喜欢那些孩子,孩子们就应该去学习。然后,我就跟她说, “你知道么,孩子们可不跟他们讨厌的人学习。”“一派胡言。”她反驳道。然后我对她说,“那么,亲爱的,你这一年会变得十分漫长和痛苦。”

事实也果真如此。有些人认为 一个人或者天生可以建立一种关系或者不具有这种能力。 我认为Stephen Covey(美国教育家)是对的。 他说你只需要做一些简单的事情, 比如试着首先理解他人,而不是想要被理解, 比如道歉。 你想过吗? 跟一个孩子说你很对不起,他们都惊呆了。

有一次数学课,我讲比例的概念。因为我数学不是很好,结果我犯了一个错误,直到我下了课翻看教师用书,才发现自己的错误。所以第二天我回到班上说:“同学们,我要道歉。 我昨天的课都教错了。我非常抱歉。”你猜他们说什么——他们说,“没关系,Pierson老师。 你当时教得非常投入,我们就让你继续了。”

要知道,和学生建立平等的关系、人与人的关系,他们才会自愿听你讲课。

 

变“-18分”为“+2分”

我曾经教过程度非常低的班级的真实案例。这个班的学术素养差到我都哭了。 我当时就想,怎么能在9个月之内把这些孩子提升到他们必须具备的水平?怎么能让一个孩子重拾自信的同时在学术上也有进步?这真的很难,实在太艰难了。

想了很久,有一年我有了一个非常好的主意。

课堂上,我做了一个小测试,20道题。一个孩子错了18道。这种情况,如果你是老师,会怎样打分?你可能会毫不犹豫的在试卷上打满红叉后给个2分,但我给这份试卷打了“+2”和一个大的笑脸。

孩子在收到这份试卷后非常疑惑,问我:“这是不及格吗?”。

我说:“是的。”

“ 那你为什么给我一个笑脸?”他接着说。

“因为你正渐入佳境。 你没有全错,还对了两个。我们复习后,下次你能做的更好吗?”

他说,“是的,老师。我可以做得更好。”

“-18”让人感觉想死,而 “+2”意味着“我没有那么糟。”不是吗?

我告诉我的学生们, “你们进了我的班级,因为我是最好的老师,而你们是最好的学生, 他们把我们放在一起来给其他人做个好榜样。”一个学生说,“真的吗?” 我说,“当然是真的。我们要给其他班级做个榜样,当我们走在楼道里,因为大家都会注意到我们,我们不能吵闹。 大家要昂首阔步。” 我还给了他们一个口号:“我是个人物。我来的时候是个小人物。 我毕业的时候会变成一个大人物。 我很有力,很强大。 我值得在这里受教育。我有很多事情要做,我要让人们记住我, 我要去很多地方。”然后他们说:“是啊!”

要知道,如果长时间的这么说, 它就会开始变成事实。心理暗示就是有这么神奇的作用。

 

图片1

 

变教师为演员

多年来,我看着我妈妈利用课间休息时间批改作业, 晚上去家访, 空闲时间去买梳子、刷子、花生酱和饼干,放在自己的抽屉里给那些饿了的孩子们吃,给那些邋遢的孩子们准备毛巾和肥皂。 看吧,教那些乳臭未干的孩子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

过了很多年,在她退休以后, 我看到一些当年的孩子们回来告诉她, “您知道,Walker老师, 您改变了我的生活。 您让它有了意义。 您让我觉得我是个人物, 虽说在心底我知道我不是。 我就是想让您看看我现在成为了个什么样的人。”

当我妈妈两年前以92岁高龄去世的时候, 有好多好多以前的学生来参加她的葬礼,我哭了,不是因为她去世了,而是因为她给教师这份工作,哦不,是教育这份事业,留下了这些永远不会消失的价值。

你会喜欢你所有的学生吗?当然不。你能甩掉那些最难搞的孩子吗?永远不会。当你不会喜欢他们每一个人,也明知无法甩掉那些难搞的孩子时, 你必须去表演,把自己的角色从老师变成演员,伟大而具有专业精神的演员,强迫我们去工作,去听从那些毫无道理的政策, 我们还得上课——因为这是我们的责任。这个职业很艰巨不?当然!毫无疑问!但是这不是不可能的。 我们可以的,因为我们是教育家, 我们天生就是重塑他人的。

要知道,每一个孩子都有可能因为老师的一个举动而成为一个冠军,一个成年人永远不要放弃他们, 并坚信他们也可以如你一样,变成那个最好的自己。

气球鱼学院,网校校长进阶之路。www.qiqiuyu.com

(资料来源:TED演讲)

本文来源:   茄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