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倬云:教育必须保持多元

2015-02-09 09:32:47

许倬云:教育必须保持多元

教育,永远充满了争议,永远充满了话题 。 教育问题困惑,其实与教育本身的使命不可分割,因为从古以来人类的教育既是要求延续,又要求创新。 成人将经验传授给儿童,是知识的延续,因此,教育的主题,经常由上一代决定。 延续与保守,常相伴而至。 另一方面,人类发挥其智能,又不断将前人的经验推陈出新,突破原有知识的领域。 人类遂能不断继长增高,开拓新的境界,增加新的生活资源。 继承之中,又常有创新。

人类是群居的动物,群体必有其规范与纪律,儿童接受教育,遂又是进入社会的必要过程。 这一「社会化」的过程中,社会将新的成员塑造成能与其他成员相处的性格。 于是群体决定了教育的内容,年幼的个人很难有相对的发言权。 但是,群体的情况与环境,常有改变,须有新的行为因应,于是新的规范与阐释取代了原有的;新的权威也应运而起。 群体中遂不断有成员向群体挑战,向群体的体制挑战。

知识的突破与创新,规范的崩解与再造,这两种趋势是人类文化日新又新的能源。 于是,教育中的传承与持守,是人类社会的安定力量,却又必须保留足够的空间,让创新与再造有发展的机会,正如植物育种,不能只容许一个品种存活推广,而忽视了、放弃了其他品种发展的潜在可能。 教育必须保持多元,留下开放的空间,因为教育的目的在于给予个人充分机会,发展其潜能,完足为人,也在于给予社会不断更新的功能。 但是,教育另一撅的特性,亦即延续与保守的一面,又常含运用已存在的权威,借安定为理由,防止有突破与创新。 这两撅之间的辩证关系,造成教育发展方面常见的困扰。

教育应有领导风气的功能,亦即在稳定与进步之间,求取平衡;一方面在学习之中持守一定的秩序,另一方面经由理性、慎思明辨,寻求日新又新的方向与动力。 大致言之,一生教育之前段,学前及中小学阶段,以「社会化」为主,但又必须预留空间,庶几培养自主思考的能力。 但是心智日渐成长,在大学的阶段,学生当有更多寻求创新的机会,必须以培养检验思考的能力。 至研究进修的阶段,教育的功能即当以开拓知识领域为主。 在成人阶段即使离开学校的学程,社会成员仍当以成人教育、社会教育等终身教育的管道,不断保持自我成长,求取丰富的「知」「情」俱优的人生。

中国的儒家文化,「教化」具有重要的意义。 孔子为世木铎,因材施教给予学生多种多样的教育。 荀子以礼规范,将个人的自我完成,转为「社会化」。 在儒家定于一尊,与政治权威相表里之后,儒家的更新,即转而由民间的一些支派挑起了质疑问难的功能。 中国历史上,「政」与「教」往往合一,「政」对于「教」的干扰,却实在大于扶翼

在基督教的世界,教化原是教会的功能。 近古政教分离时口号却在于「政」的一端,要求脱离教廷的权威。 今日美国的政教分离口号,内涵又不一样了;那是为了人民的信仰自由,不愿只有基督教独擅胜场,在由纳税人共同支持的教育体系中占有特殊的地位。 最近美国常见的辩论,即是公立学校中是否当有基督教的教育,包括讲坛、仪式、祷告;甚至陈设耶诞的装饰(例如耶稣降生的图象) ,也成为话题。 这种辩论后面的理念,是人民有选择信仰的自由,公立学校是公民纳税设立的,基督教虽是许多可以选择的宗教之一,但是基督教不应占有在公立学校传教的特权。

教育应有领导风气的功能。 不幸,今天是风尚带着教育走。 在延续与保守之中,力求创新,是十分重要的教育功能;同样重要的,则是如何在迅速的变化中,教育仍能保持相当的品质。 做到两者的平衡,即不能凭借制度上的改弦更张,而需教育内容有足够的空间,让一代又一代,有远见的人,能够开拓新的视野。 多元与开放,即是向未来发展的空间。

(本文选自许倬云先生文章《关于教育的独立》,有较多删节)
本文来源:   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微信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