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业进军在线教育,为何一波三折?

2015-01-29 09:27:53

这几年在线教育火热,但是热闹之余,仿佛发现都是新兴互联网企业在凑热闹,基本上没有传统教育培训行业什么事儿。但实际上,出版行业探索互联网业务,不仅存在了很久,有的甚至十多年前就开展了在线教育业务(如志鸿),只是反而没有新兴互联网企业惹眼球而已。下面就来探讨出版行业做在线教育那点事儿。

 

一、出版机构做在线教育差强人意

在线教育的热度之下,整体上出版行业也开始加速转型互联网。人教社、高教社、凤凰传媒、全品教育、金星教育、凤凰传媒、星火教育、金太阳、金榜苑、世纪金榜、万向思维等,均开始加速在线教育行业布局。据笔者的了解,出版行业在互联网教育方面的投资多数在数千万元以上规模。

出版行业中,民营出版机构中,年收入五六亿元规模的企业不在少数,更有人教社、高教社、外研社这样的航空母舰级国有出版机构。出版行业做在线教育,要内容有内容,要渠道有渠道,要资金有资金,唯独技术力量薄弱而已。

投资归投资,然而可惜的是,数千万资金烧下去,多数出版机构并没有把在线教育业务做起来,一波三折,有些亏损严重,有些业务表现平平、差强人意。

 

二、出版行业做不好在线教育的原因何在?

既然出版行业做在线教育有这么强的优势,为何多数出版行业反而做不好在线教育?主要原因有以下几点:

1、  观念相对落后

尤其是长期以来,传统出版业务的思维束缚了其发展思路。对很多出版机构来说,并没有严格区分“数字出版”和“在线教育”之间的区别,甚至对“在线教育”的概念都不太了解,而是从出版行业出发,归为“数字出版”领域。

对于学习类产品来说,“在线教育”和“数字出版”表面上类似,其实有不同的逻辑起点和诉求:在线教育诉求的是通过技术手段来实现学习行为和结果的发生,而“数字出版”则停留在原始内容介质和形态的变化,对于学习行为的重视程度不够,在产品的创意上缺乏新意。

    比如,在中小学领域,一大批教辅出版企业也涉足了在线教育(出版行业有的称为“数字出版”),也投入了上千万的开发成本,但是在产品形态上,还是基于“出版物电子化”、“为教师教学提供素材支持”、“配套素材光盘”这样落后的指导思想,使得其产品上缺乏竞争力。

2、  无核心技术

技术对绝大多数出版企业来说,仍然显得神秘而高价,出版行业鲜有掌握自主研发技术的团队,多数技术通过外包来获得。即使有,在对IT技术的掌握程度上,与IT企业相比自然相去甚远。

在线教育虽然以内容为王,但是技术仍然是一项必不可少的稀缺资源。因此在开发产品上,无论在产品形态和技术选型上,均居于落后水平。

3、缺乏互联网思维

对于“免费、极致体验”等互联网思维来说,IT企业都是入门级思维了,而出版行业对这些思维,仍然感觉新鲜。按照落后的思维开发的产品,在创意上、体验上没有本质上的突破,自然无法获得用户的青睐。

4、  区域隔阂导到视野受限

除了北上广深一线城市以外,多数出版机构分布在济南、郑州、石家庄、南昌、南京等二线城市,在技术和人才上处于劣势。在二线城市只有几家从业企业,而在在线教育最发达的北京,几乎每周都有在线教育相关的主题分享、论坛等,这使得一线的企业可以获取最新的信息和先进的动态。而二三线城市则没有这种氛围,从而导致视野狭窄,接触不到先进的技术和理念。

 

三、出版行业如何突围在线教育?

笔者判断,未来三年是在线教育迅猛发展的关键时期!对于出版行业,尤其是民营出版机构来说,单一的传统教辅业务,难以支撑未来业务的发展。能否在未来三年内实现互联网业务上的突破,决定了教辅企业在未来数字教育时代,是否能够找到新的生存空间和商业模式。

出版行业如何突围在线教育?笔者提出以下建议:

    1、寻求专家支持

    出版机构因为自身的“基因”问题,很难通过自身发展涅槃而生,因此建议采用外脑机构来采用新的思路,通过外脑引入先进的理念、技术、人才等,从而避免“掉入在线教育大坑”,快速实现自身的提升与转型。

    2、与互联网企业联姻

    出版行业和互联网企业,如果仅仅限于双方合作层面上,彼此不能保护自己的利益,因此需要深度合作,就是双方成立合资公司,把双方利益链条紧密连接在一起,促使双方彼此利用各自的优势,才走向成功。这一点外研社与科大讯飞成立合资公司,就是彼此看中各自的优势。

3、与资本联姻

出版机构的互联网化,显然需要的资金少不了。出版行业应该在自身优势未受到毁灭性打击前,利用自身的品牌、内容、渠道优势,获取资本的支持,从而为转型提供必要的资金支撑。当然在融资前,必须要向资本展示其对互联网的理解,要有具体的产品,因此自身需要投入部分资金,以验证其产品和商业模式的有效性。

 

本文作者:互联网教育研究院 吕森林